2014年8月26日 星期二

「擁抱阿根廷」之四

2014. 8. 25
冷颼颼
這兩天和上週相較出奇溼冷,白天在10C左右,入夜後氣溫更低。而且風很大,外出被冷風吹著,並不好受。

我們早上去了Lago Palermo公園,這是內人小時候和家人常來遊玩的公園,由於正在整修,公園的大湖被圍了起來,只能在一角瞥見湖景。公園的旁邊是高爾夫球場,我們也在外圍繞了一圈,球場內一大片草坪綠地,丘陵高低起伏,置身其中令人心曠神怡,無怪乎富貴人家都愛打高爾夫球。

雖然甚是寒冷,但仍有人穿著短衣短褲沿著公園運動跑步,相較之下,我們顯得弱不禁風,還是覺得待在室內的好。

回到家中,利用下午把先前拖延的工作補齊,包括審稿、改稿等。晚上簡單做做軟身運動,用餐時再和家人閒談,就這樣平靜的渡過一天…… 
Lago Palermo公園 
Lago Palermo公園 
寒風刺骨
2014. 8. 24
重頭戲
此次來阿根廷的重頭戲就是今天在台灣會館的演講。整個演講過程頗為「順利」,雖然還稱不上「滿意」;畢竟不能以西文把我想說的直接傳達給聽眾,就是一種缺憾,要談上滿意是很牽強的。所幸聽眾的反應良好,特別是岳父的洋學生及對東方思想感興趣者,不只能理解我想說的,而且也向我表示獲益匪淺。

此次講座我們駐阿根廷大使也親率代表處同仁參與,包括阿根廷誠明會、阿根廷慈濟聯絡處、Rearme Moral慈善會等180人左右出席。由於氣溫驟降,早上還下起冰雹大雨(這也是我平生第一次看到冰雹),因此參與人數比原先預估的要少。不過,這種冷門的主題,在阿根廷能達此人數,已實屬不易了!

演講之餘,岳父的洋弟子還表演一段太極拳;岳父也親帶領大家做養生操,分享身心調養的方法,禆益於忙碌的現代人的修身養性,讓整個活動兼具理論和實用特色。

活動結束後,我也和岳父母和內人的親朋好友打招呼,其中和阿根廷人雖然語言不通,但彼此內心的珍視和關愛,都藉由眼神傳達出來。特別是岳父的洋學生,好像聽了我一場講演,在觀念和理路上有疏通的效果,俾益於他們的打拳和養生,對此我也頗感高興,代表我的用心沒有白費,此次「東方心靈的修煉」可說是為了他們而來。

岳父洋學生對他的敬重,連帶也對我敬重起來,頻向我合十鞠躬,讓我感到不好意思,自覺承受不起,但確實感受到他們的和善親切,覺得是同一家族的人。我也和其中幾個能講英文的小聊一番,表示若有助於他們進一步認識東方思想,我都很願意傾囊相授。

演講完了,心中的懸念落地,然而距離返程的時間也近了;而我也要趁接下來的一週好好再感受此地的一切。

媒體報導 Experto en filosofía oriental ofreció clase magistral

國內報導   東方文化饗宴 阿國人士驚艷
僑界報導  東方心靈的修煉
太極拳表演 
養生操 
演講景一 (馬總統玉照高掛)
會場接待人員 
演講景二 
演講景三 
演講景四 
演講景五 
演講景六
ps. 標示fotografia@luisbeltran.com之照片為Luis Beltran所攝
2014. 8. 23
義講
在阿根廷的這兩次演講,全都是「義講」,沒有拿任何酬勞,甚至許多開銷都是我的岳父母自掏腰包,以及徵求志工自願幫忙。

雖然是「義講」,但我的準備毫不含糊,也可說是我最認真、最用心的一回。主要是聽眾都是阿根廷人,缺乏東方文化背景,而我如何以淺顯易懂的語言引領進入其中堂奧,不免煞費心思。

內人在阿根廷成長受教育,但最後是回到台灣貢獻所學,取之於阿根廷卻用之於台灣,對阿根廷多少是不公平的,特別是內人所讀的公立學校皆免學費。因此,我們抱著反哺報恩的心理,為這個地方做些什麼,自也合於人情之常。

同時,若一場演講,能使人得到生命智慧的養份,以及我所熱愛的東方文化、東方思想,能在異地生根發芽,皆是我樂見之事!

2014. 8. 22
太極拳
雖然我沒有學過太極拳,但對於太極拳所含括的美、哲理和意境相當神往。

太極拳,顧名思義,以太極原理所架構的拳法,或者透過拳術去體現太極的境界,而這樣的太極境界,即是「道」的境界,透過打拳來求道、悟道。

然而「道」是什麼呢?所謂「一陰一陽之謂道」,洞悉陰陽等兩兩關係之變化、辯證,從中達至平衡、和諧境地,立於不敗之地(或可言「保全長生」),可謂「道」的體悟,亦可說是太極拳最終所追求的。

如此,我總結太極拳修煉的兩個原則:第一、善觀正反兩兩關係的動態變化,第二、善用反面力量牽制正面力量;從此兩個原則的實踐中,除力求自己的平穩不動,使能維持運動規律、保持平衡,同時也克敵制勝,破壞對方的平衡和運動規律。

所以,在第一個原則下,太極拳慣用術語有:剛柔相濟、開合相寓、快慢相間、虛實互換、動靜合宜、直曲攻守、不丟不頂、上下相通、逢左必右、前發後塌、輕沉兼備、內外兼練、形意結合、八面支撐、節節貫串,並強調立身中正,身體各個部位勁力的對稱平衡。

在第二個原則下,太極拳強調:避實擊虛、以靜制動、以柔克剛、以退為進、以虛應實、以小博大、借力使力、四兩撥千斤等等的觀念和方法。

太極拳背後所含括的道家暨易學思想,令人景仰、讚嘆;這是我這幾天準備「東方心靈的修煉」之演講,再一次的深刻感受!

2014. 8. 21
薩爾瓦多大學演講
今天薩爾瓦多大學演講進行順利,大概有五、六十個人參與,其中阿根廷學生佔大多數。

由於是學術講演,我打算講深刻、抽象一點,以我近來研究心意識的觀點做介紹,藉此討論佛學和科學的關係。當然不能都講得太深,第二部份以台灣「慈濟」為例簡介「入世佛教」的發展,此可說「老少咸宜」,引起一定的迴響,讓阿根廷人知道東方思想的宗教實踐與社會關懷。由於時間關係,第三部份簡介歐美興起的正念禪修風潮,只能草草帶過,預告星期日將有另一場演講介紹此發展。

演講完後,果然如我所預期的,佛學和科學的討論,多數的學生或一般民眾覺得太難,但仍有所收穫。當晚我還收到一位阿根廷人寄來的回應,他學過禪宗,近來和岳父學太極拳,現在也在學中文、準備學中醫,對東方文化有極大的興趣和嚮往。他給我的信中表示,謝謝我在演講中給他的靈感和啟發,刺激他進一步思考,讓他聯想到身心修煉、價值追求及中醫養生等觀點。

在一場演講中,包括一般上課時,抽象的論理與思辯往往曲高和寡,但倘若有一兩個「知音」獲益,我想也就值得了!

相關報導  認識東方 阿國辦東方思想講座
僑界報導       薩爾瓦多大學「東方思想與現代社會」講座                      
演講一景
 演講二景 
2014. 8. 20 Wed.
代夫出征
今天下午我們進行演講的彩排演練,我講一段內人翻一段,過了二十多分鐘僅說到第十張ppt,按照這樣的速度大概只能講一半,效率效果實在不好。

由於我想說的,內人大致都知道,因此我和她商議,讓她根據ppt一部份的內容直接用西文表達,我主要針對她沒有把握的部份親自解說。內人猶豫一下,因為她的份量相對增加;但她也知道我講她翻的效益低,且這些內容她絕大部份都聽過、也都了解,所以她勉力答應下來。

ppt內容全是英文,目的是為了好譯成西文,而且自認表達清楚明白,所以內人有一部份代我講演,並不十分困難,況且我都在旁邊,不確定時隨即可把球回丟給我,現在要作的是一起反覆演練,熟悉演講內容。

本來我是主角,她是配角,現在變成兩個主角;甚至角色互換,她是主角,我是配角,畢竟西文仍是聽眾可接受的語言。無論如何,透過此次演講,夫妻之同心、同修,可見一斑;甚至,假以時日內人之「代夫出征」,似亦為期不遠也!

2014. 8. 19 Tues.
苦之普遍性
今天和內人把星期四要講的內容討論一下,畢竟內人與我的專業不同,現場口譯若沒有事先準備,恐一時難以反應過來。而能和她一起合作接受挑戰,完成此次的演講,我心理也頗感高興,雖然仍有一定的壓力。

下午陪著她去買她需要的東西,她挑選東西時,我一個人在店外沈思閑逛。雖然阿根廷沿襲歐洲的福業,尤其布宜諾斯比台灣大都會區都還要進步,但仍可看到貧窮、殘疾和病痛等苦難現象。其中看到一盲人走在熱閙的商街上,在他不時碰壁時,有好心人扶他一把,原來他想去搭捷運,她就帶他到不遠處的捷運站地下入口。

聽說離開首都布宜諾斯市,可以看到不少阿根廷的落後景象,貧富不均、城鄉差距的問題頗為嚴重。可知不管在地球那個地方,即便是先進的西方國家,只要身處人世間,就一定要面對「苦」的問題,只是大小多寡之不同程度而已。


好心人與盲人
街頭身障鬥士
2014. 8. 18  Mon.
Colonia del Sacramento
烏拉圭之Colonia del Sacramento因為鄰近布宜諾斯市,船隻、遊艇往返兩地十分方便,許多船上也都插著兩國國旗以示友好。據說一些阿根廷人在烏拉圭買有房子,每逢假日就到此渡假。

我們登上燈塔,鳥瞰整個Colonia,把昨天走過的足跡在回顧一次。同行的Pablo問我老了會不會想來這種地方定居,我說如果觀光人潮不要太多,我還頗喜歡這裡清幽恬適的感覺。

由於是觀光景點,而且鄰近阿根廷,披索在此亦通用,所以我們沒有換烏拉圭幣而直接用阿根廷幣結帳。但這裡的餐廳價格昂貴,最後的午餐我們都忍著等回到阿根廷再行解決。

兩天行程,大家都走累了,搭船回到布宜諾斯市,岳父岳母早已在港口等待。兩天來回皆由他們親自接送,此情可感,我們也真是倍受疼愛。

回到布宜諾斯市,這城市的現代化與繁華與Colonia恰成對比。雖然是星期一,但由於是補假的關係,市街上熙來攘往,特別是公園綠地可看到市民群聚在各個區塊,野餐、聊天、閱讀、打球、睡覺等不一而足,享受假日的悠閑時光。真希望在繁華的台北市也有這樣的綠地空間,讓人恣意快活地舒展!
往房外一景 
Colonia燈塔 
燈塔上一景 
Colonia街道 
燈塔前團體照
布宜諾斯市假日公園一景
2014. 8. 17  Sun.
前往烏拉圭
今天是阿根廷「國父」San Martin的逝世紀念日,時逢星期天,所以星期一補假一天。我們乘船到烏拉圭Colonia del Sacramento小鎮兩天一夜之旅,同行還有內人的朋友Andrea一家四口及Mariana一家四口。

從布宜諾斯市到Colonia搭船一小時可到,由於是不同國家,仍舊要經海關出入境。據說阿根廷的公務人員工作態度普遍不佳,我從此次出關、入關過程中,大致可感受一些。

這是個套裝(package)行程,從交通和住宿安排、港口接送等都含括在內,一個人總價一千九百多阿根廷披索。所住的旅館雖標示四星,但我想住宿品質連三星都不到,唯窗明几淨,房間望出去視野遼闊,可看到不遠處的海口。

Colonia del Sacramento是三四百年前西班牙人剛到此地所興建的小鎮,保有舊時的建築風格,可看出年代之久遠。除觀光人潮外,此處幽靜、古雅的氣息令人歡喜,夕陽尤其美麗!
Colonia Chruch  
Colonia一景 
悠然的狗無視遊客如織
Colonia古巷道 
Colonia夕陽
Colonia夕陽

(林建德2014. 8.26貼於布宜諾斯艾利斯)

在慈濟中看見黎明

在慈濟中看見黎明

花蓮黎明教養院是基督教門諾會創辦的機構,主要收容身心障礙的院童,包括自閉症、唐氏症、智能不足,也就是一般所說的「喜憨兒」;而教養院也設立「庇護工場」,做些手工餅乾、牛軋餅等,讓輕微或情況穩定的喜憨兒也能有工作機會,為人群、社會付出。

此外,在慈濟大學校本部和人社院校區亦設有「黎明健康食鋪」,經校方提供場地給黎明庇護工場,由輔導員引導身心障礙者為全校師生提供餐飲。除水電自付外,並未額外多收租金,給予庇護工場員生們很大的優惠和便利,而這可說是佛教和基督教在慈善工作上「宗教合作」的一個實例。

由於身心障礙者的表達能力、學習能力、反應和技術都比正常人遲緩,若是以利潤報酬來衡量,大概沒有商家願意聘任這樣的員工。還好人間有情,仍有像黎明教養院這樣的慈善機構來協助、陪伴他們;雖然薪資遠低於一般,但我看到喜憨兒們認真工作的模樣,以及樂天知足的生活態度,就覺得那是世上最美、最動人的畫面。

「天下父母心」,面對這些孩子們的際遇,令人感佩的是他們的父母。每個父母在迎接新生命時,無不是滿心歡喜、殷切期盼,卻未曾想像過先天缺陷的孩子會誕生在自己家裏;直到木已成舟,只能心甘情願地承擔。

我曾經在「黎明食鋪」排隊點餐時,看到一個年輕婦人專注望著正在勤奮工作的喜憨兒,我猜想那是他的母親。果然,在遞送食物過程中,他們做了短暫交談;那母親神情看來頗為欣慰,告訴我那是她的兒子,因為剛來上班沒幾天,不知道適應得如何,今天特地抽空過來探班,結果讓她覺得放心。

誠然,我可以感受到這位母親內心的滿足,昔日讓她牽腸掛肚的小孩,終也可以走出家庭、融入社會,與大家合心協力工作著;而她的成就感,也不比一般家庭的正常小孩,拿第一名、拿奬牌奬狀等,有任何遜色之處。

在慈濟大學看見黎明庇護工場暨黎明食鋪,猶如在慈善濟助中看見了黎明的曙光;在此同時,我也看見人性的溫暖與人世間的希望!

相關文章  永遠的孩子

淺論佛教基本法義的一致與相通

淺論佛教基本法義的一致與相通

「四聖諦」是佛教的核心真理,而「三法印」(或更完整的說「四法印」)亦是佛法根本的原理原則,兩者間到底孰先孰後,何者優勝於何者呢?

「四聖諦」之所以言「聖諦」(ārya-satya),代表著神聖、真實的道理;依著「苦、集、滅、道」,進入佛法修行的次第,而可說是佛陀畢生說法的總綱。佛法一切的教導,無非是完成「四聖諦」的證知,亦即從苦到滅苦的過程。此如「大醫王」之療病程序──善知病、善知病因病源、善知病對治、善知治病已不再復生。

阿含聖典說:「若有無量善法,彼一切法皆四聖諦所攝」、「四聖諦於一切法最為第一」,清楚標示無量善法、一切善法皆含攝在四聖諦裡,乃一切法中最為第一、最為優先。經上曾以「象跡」作喻,表示所有動物走過的足跡中,唯有大象著跡最深、最顯份量,而「四聖諦」亦復如此。若要契入聖果、證得解脫,佛典明確表示「一切當知四聖諦」!

「四聖諦」於一切法最為第一,那佛教「四法印」的法義呢?究竟該擺在那個位子?是否就屈居老二?

「四法印」既做為「法印」(dharma-mudrā),代表它是一切佛法參證的依據,對於是佛法、非佛法,即佛法的正邪之分,必賴於「法印」,以之印定、印記(「蓋印」)所謂真實、真正的佛法。任何聲稱為佛陀教說,必然遵行「諸行無常、一切行苦、諸法無我、涅槃寂靜」之準據圭臬。

如此,「四法印」在阿含佛典中又稱作「四法本末」或「四法之本」,乃為佛法根本,如來之所說皆由此來印證。如阿含聖典所示,當初佛將入滅時,眾等皆感到憂傷,佛陀安慰大家並告此「四事之教」,要大眾依教奉行,依之必得解脫。

可知,「聖諦」是真理,「法印」亦也是真理,其中所示的「諦」、「法」都表達了真理的概念。而兩個真理間,究竟該如何整合統攝?如何縱貫連串?還是佛教有兩套真理?兩個太陽?

事實上,「四聖諦」與「四法印」兩者,不過是不同語彙表達相似意涵,或可說「四聖諦」重於「形式」上的說明,而「四法印」強調「內容」上的理解。「形式」附加「內容」,佛法基本的義理系統即顯具體完備。

「苦諦」對應於「一切行苦」或「諸受皆苦」法印,如實指陳世間存在苦痛的現象與事實。佛法的修學,起始於知苦、識苦,而後復有動能求離苦、滅苦──「未知苦,焉知樂」,佛教是如此認定的。

「集諦」則對應於「諸行無常」法印。既知苦的存在,也期出離於苦,如此就要探索苦的由來。而「集」標示招聚「苦」的原因,之所以「苦」,乃於無常幻變的世間中遍起執著,因無常計常而召感苦果,所謂「無常故苦」亦指明「苦因」之所在。

既知道世間的苦以及苦的原因,接下來就要尋找出世間滅苦的方法,以實現滅苦的境地。如此「道諦」可對應於「諸法無我」法印,「道諦」中三十七道品,皆助於捨離「我」為中心的慣性執取;透過無常觀照,正念正知,減損乃至破除我見、我愛,達於「無我」,而為佛法修持主要的道路和方法。

「滅諦」之苦的止息、苦的止滅,自是對應於「涅槃寂靜」法印,描繪佛法追求解脫的終極目的。即佛弟子在具足「苦、無常、無我」的認知、洞觀和修行,終得寂滅涅槃解脫境界;如經云:「無常想者,能建立無我想。聖弟子住無我想,心離我慢,順得涅槃」,意即在此。

以上可知「四聖諦」和「四法印」的一致與相通,即便以一般常說的「三法印」解之,亦復如此。「三法印」之「諸行無常」表達世間無常現象,因無常之生滅變異所以苦痛難免,而「涅槃寂靜」意味著出世間苦痛的超越(即「滅苦」),達到煩惱止息、生死永斷,不生不滅的絕待境界。而如此從「諸行無常」到「涅槃寂靜」,即是「四聖諦」所欲標示的──「苦」到「滅苦」的核心綱領。而既是要從世間的苦到出世間的滅苦,佛法修學的觀念和方法即顯得重要,此就有賴於「諸法無我」法印,佛教修行的心法亦在於此。

「諸法無我」為佛教修行的心法,此岸航向彼岸的關鍵,一如《般若心經》開宗明義所言:「觀自在菩薩行深般若波羅蜜多時,照見五蘊皆空,度一切苦厄。」亦即要「度一切苦厄」,首先必須「照見五蘊皆空」,意即洞悉五蘊身心之實相;而要洞悉身心實相,就必須「行深般若波羅蜜多」,即透過甚深智慧的修持、如實知五蘊而到達解脫的彼岸。而所謂「照見五蘊皆空」,即是「諸法無我」法印,顯示一般人認知的「我」,只不過是「五蘊」身心的幻化假合,其中沒有恆常性、絕對性和實體性。在《雜阿含經》亦表示,當觀若所有諸色,及至受、想、行、識,彼一切非我、不異我、不相在;以如是平等慧如實觀,於此識身及外境界一切相,無有我、我所見、我慢使繫著者,而能斷愛欲,轉去諸結,正無間等而究竟苦邊。

總之,「四聖諦」與「四法印」(或「三法印」)都是佛法的核心根本,乃不同語彙傳達相近意義,分重於「形式」和「內容」的不同。而且都緊扣著「緣起」的法義,如「四聖諦」含括世間緣起的流轉與出世間緣起的還滅;而依緣起亦開展出無常、苦、空(寂滅)、無我之「四法印」。如此之詮釋解讀,或可條理融通,而不致覺得扞格不入。(重刊於靈山現代佛教月刊364期(九月號)「四念處專欄」)

2014年8月17日 星期日

「擁抱阿根廷」之三

2014. 8. 16  Sat.
業與道
今天繼續準備演講事宜,一個做了九十多張ppt,另一個竟高達一百二十多張,彷彿要把我二十年探研東方思想所得一併呈顯出來;當然如此數量,實不可能在短短一兩個小時內講完,接下來的工作應該是提綱挈領,刪減多餘的部份。

「東方心靈的修煉」此講題預計分成「佛教心靈的修煉」與「道家心靈的修煉」兩部份;或者,亦可言「印度心靈的修煉」與「中國心靈的修煉」兩者。我預計從印度和中國兩個關鍵概念切入,即印度的「業」(Karma)以及中國的「道」(Tao);這兩大概念,不僅是佛教和道家所重,而且是整個印度文化與中國文化的關注核心。

如印度婆羅門教、耆那教等亦都關注「業」的問題,如何解脫業力束縛,不再受輪迴之苦,乃是印度哲學、宗教共同的目標;同樣的,不只道家言「道」,諸子百家包括儒家、法家、陰陽家等亦然,所謂「天下一致而百慮,同歸而殊塗」,可知諸家皆一統在「道」底下,只是因為理解的不同,而「道術將為天下裂」。

印度心靈之關心「業」在於關心「涅槃解脫」的問題,而中國心靈之重視「道」在於重視天理或自然之常,以期能「天人合一」。如此,從「業」與「道」這兩個字的不同,已可初步看出中印思想的別異。

2014. 8. 15  Fri.
繼續抱佛腳
逛了兩天的市區,今天都待在家裡準備下星期的兩場演講。由於此次演講活動已透過各方管道宣傳出去,包括我們外交部大使都將親自與會,令我小感壓力,而要把講演內容適切安排。

事實上,大多數的學者未必會接受較通俗性的講演,因為這比專業題材來得困難;即如何把自己的專業知識,以簡要語言介紹,但又能保持一定深度,乃必須花心思的,不能僅就論文的研究成果照本宣科。

還好,平常我上課寫論文,都保持一貫清楚說理的習慣,所以對不同領域的人,只要他們保有一定的好奇心和求知欲,願意跟著思考,應能理解我所要表達的意思。
西文講者介紹
2014. 8. 14  Thurs.
巴士遊景二
今天續乘市區巴士走看布宜諾斯市幾個景點。首站重遊Recoleta墓園,裡面安息的皆是阿根廷重要名人如總統、明星、議員等。此地的墓園與我們大不相同,我們的墳墓都貼上照片,多了陰森詭異的感覺,彷彿亡者向你打招呼;但這裡頂多是立上塑像,或者在墓上掛著十字架、耶穌或聖母像,讓人多一份寧靜莊嚴之感。

市區旅遊巴士宣稱二十分一班,但調度顯然不如預期,我們足足等了四十多分鐘後,一次來了兩台。我們上了車繞Costanera河港一圈,看到沿岸的海是咖啡色的,令人覺得奇特。事實上,坐在旅遊巴士上遊景本身就是享受;這城市的感覺令人舒服,除了歐式建築林立所散發出的文化氣息,四處公園穿插遍佈,一大片綠地映入眼簾,亦給人賞心悅目之感。

我們走到Rosedal玫瑰公園,由於是冬天,看不到半朵玫瑰,但公園依然美麗。湖畔旁的鴨及鴿子一點也不怕人,看到食物一擁而上,爭相謀食,成了有趣的畫面。最後我們到Sarmiento總統的紀念館,一個為教育工作著力甚深的總統,受到阿根廷人的尊敬推崇,據說阿根廷的教師節即是以他的逝世紀念日而訂立的。

晚上和駐阿根廷大使和辦事處官員,以及一位大都會教堂的神父共進晚餐,用餐時間幾近於九點半,用餐完畢已是十一點過後,這和我們的習慣實在差很多,快成為消夜時間。回到家後,我也撐著飽飽的肚子入眠,這樣的滋味並不好受!
Recoleta墓園 
Recoleta墓園 
 旅遊巴士
 玫瑰公園
 玫瑰公園
市區公園一景
 市區公園一景

 馬拉度納合影
教堂前一景

2014. 8. 13  Wed.
巴士遊景一
今天買了市區旅遊巴士,這是近幾年布宜諾斯市推行觀光的手法,在每個景點設站,讓遊客方便抵達,並沿途播放不同語言的導覽,包括介紹街景及各個特色建築或歷史古蹟等。

我們到了科隆劇院(Colon theater)、San Telmo舊城區以及一特色景區Caminito。科隆劇院開演至今有一百多年歷史,位於七九大道的鬧區中心,大小僅次於紐約大都會歌劇院和米蘭拉斯卡拉劇院的第三大歌劇院,被公認為是世界上最好的劇院之一;從文藝復興式的建築風格、氣派華麗的大理石、金碧輝黃的雕飾、高掛牆身的鏡屏等,可看出此劇院獨特地位;只可惜我們沒有親看表演,否則那種臨場感將更為直接真實,聽說這裡的各項設計,包括空間擺飾、材質使用等,都是為了追求最佳音效。

San Telmo舊城區是老舊商區,通常到假日才有熱鬧人潮,包括街頭藝人表演,平日並不繁華,只看到幾家古董店,以及沿途許多牆面塗鴉,這樣的隨性塗鴉已然是布宜諾斯市另一特色。最後我們到一特色社區Caminito,這個景點是義大利人20世紀初移民的居住地,城牆滿面皆是鮮艷色彩所塗漆,住家及店家前有卡通式的人物雕像,街道上亦有人練習探戈,可以感覺出是個快樂社區。
 科隆劇院VIP接待大廳
科隆劇院
科隆劇院
市區旅遊巴士 
 Caminito景區
  Caminito景區 
市區旅遊巴士 
 牆面塗鴉
 牆面塗鴉 
2014. 8. 12  Tues
好空氣
在阿根廷這段期間,我們計劃到鄰近國家烏拉圭走走,今天到烏拉圭駐阿根廷辦事處申請簽證,後和內人年少時的朋友Andrea,相約在布宜諾斯市著名Tortoni咖啡廳喝咖啡。這是世界十大著名咖啡廳之一,創立於1858年,聽說許多世界名人皆曾在此喝過咖啡,從裡面的裝潢、布置擺設和陳舊文物、照片等,可知已有一定年代。

之後我們去買市區旅遊巴士的票,但已打洋,我們就隨意在五月大街(Avenida de Mayo)附近走走,包括參觀一教堂造型的百貨公司。沿途隨處都有人喊叫cambio,招攬顧客換披索,因此我也多學了一個單字。由於是下班時間,所以人來人往,但絕大多數是西方臉孔,由於經濟不振,東方人身影已愈來愈少。

布宜諾斯艾利斯市之西班牙文Buenos Aires,原意為Good Air,代表這裡的空氣清新、環境好,我能想見五百年前剛到這裡的西班牙人,所感受到此地的美,但由於已成大都市,人口和車輛都多,這裡的空氣或比台灣東部遜色,但一定是比台北、高雄等都會區好。
Tortoni咖啡廳
總統府
 教堂式圓頂商場
開國英雄José de San Martín  
2014. 8. 11 Mon
臨時抱佛腳
今天都待在家裡沒有出門。來阿根廷已十天,到現在布宜諾斯市的地圖都沒看過,我就像個三歲小孩,家裡的人帶我去哪就去哪,或者像大老闆,每件事都有人安排好,我只管配合就是。因沒有行程安排,我開始準備接下來的兩場演講。

對於薩爾瓦多大學的講演,雖設有東方研究所,但不是做思想探究,因此對東方哲學的理解或也不多,過於細部專門的主題未必得宜,所以我把題目訂為「東方思想與現代社會」,有比較大的發揮空間,預計以三個子題來統貫,分別介紹討論「佛學與科學」的關係、近來歐美興起的「正念學」風潮以及台灣「入世佛教」的現況,所以更恰當的說,題目應為「佛教思想與現代社會」。

至於「東方心靈的修煉」之通俗演講,我預計以佛教和道家的思想為主,分享一些身心調養的觀念和方法。關於佛教和道家的哲學理論,我自認有一定的掌握,畢竟那是我博士論文的主題,但現在要談論它們的修道工夫,我不免覺得心虛,只能趁接下來的十餘天「臨時抱佛腳」了!
東方思想與現代社會 
 薩爾瓦多大學講演
2014. 8. 10 Sun
切格瓦拉
今天是星期天,在Recoleta墓園附近的公園有市集攤販,我們隨意逛逛,買了一件印有切格瓦拉(Ernesto Guevara)的T-Shirt。阿根廷名人不少,包括現任教宗Francisco、足球明星馬拉度納Maradona、梅西Messi等,都被製成商品販售,而我特別屬意南美洲革命英雄切格瓦拉。

切格瓦拉原是阿根廷人,也在布宜諾斯艾利斯大學讀醫學系,但一次旅行中(可見《革命前夕的摩托車日記》(The Motorcycle Diaries)),看到南美洲階級對立、貧富不均、帝國壓制剝削等政經及社會問題,決意進行革命,和孫中山一樣都從行醫轉成救國救世。爾後切格瓦拉所燃起的革命之火席捲全球,廣為世人傳頌,過去台灣黨外運動的樣榜人物暨圖騰象徵之一即是切格瓦拉。

由於我們出門已晚,Recoleta墓園已關閉,只在外圍繞繞,邊走邊聊。談話間我分享一個觀點,認為漂亮的臉必須搭配善良的心及聰明的頭腦才具有意義。若只有漂亮的臉(及好的身材),而卻缺乏好心腸和好頭腦,一切就如日文所說的「殘念」(「可惜」之意),甚至這樣的美貌只會為自己帶來更多的考驗和災厄,所謂「紅顏薄命」意也在此,倒不如相貌平平但良善而聰明。而且,善良和聰明必須兩者兼具,否則欠缺其一亦容易給自己及別人煩惱或困擾。

遠離自己熟悉的地方,到不同的國度沈澱放空,可讓自己從慣性生活暨慣性思維中跳脫出來,安靜地領悟一些事,所以有時出遠門走走仍是有必要的。
革命家切格瓦拉
Recoleta墓園(Rest in Peace安息)
墓園牆外

(林建德2014. 8.17貼於布宜諾斯艾利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