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2月10日 星期二

小詩(794)~(797)

2019. 12.9  Mon.
(797)
看得見的是眼
聽得到的是耳
看不見、摸不到的是心
是心讓眼耳看見、聽到

(796)
月亮繞著地球
地球繞著太陽
小孩情繫爸爸媽媽
爸爸媽媽情繫爺爺奶奶

無數星球無盡的環繞
無限的人情無窮的愛

(795)
行為與行為者
傷害我的不是你的人
而是你的行為
以及行為背後的無明
不因無明而無明
不為你的錯而痛

(794)
愛與感恩
愛是付出自己所擁有
不求回報
感恩是惦念自己擁有
圖謀回報

從達賴喇嘛開示中看見印順導師

2019. 12.8  Sun.
「菩薩所見略同」
在接觸佛法2627年光景中,第十四世達賴喇嘛一直是我心中景仰的大善知識。早期雖沒有認真讀他的書,不太知道他的思想,但親切笑容與慈悲面容已然引起我極大的好感,認為佛教徒亦當如是喜樂自在。1996年他首次來台訪問,我亦密切注意他在台的任何行程。

之後我有機緣接觸印順導師著作,印老對於密教的評判是顯而易見的,甚而認為印度歷史上密教的興起與佛教的滅亡存在著因果關係。只是作為西藏佛教指標性人物的達賴喇嘛,從他身上我卻感覺不到密教的缺失。

印順導師之評判密教,藏系佛弟子必不以為然。然而印順導師對密教的反思,達賴喇嘛未必否定、甚至也會認同。事實上,若稍加留意,或可從達賴喇嘛開示中看見印順導師思想的影子,達賴喇嘛與印順導師在佛法觀點上未必有很大的差距,而卻有不少相似點,尤其兩人皆深受中觀學影響,有著共同的思想傾向。

事實上,從達賴喇嘛一些開示中,已然呼應印順佛學對密教的評斷,如兩人皆認為密法事相上的修學必須以經教正見為前提,而卻不應顧此失彼、本末倒置。

如在以下開示視頻中,達賴喇嘛再三強調經論學習的重要,視之為「依共教承」,表示單憑密法儀軌是遠遠不夠的,密法只是「依別眾生」的方便,在密法施設之前經教基礎必不可少,如此才能依空觀來修學密咒儀軌。

達賴喇嘛甚認為密法修持是共外道的,如藏傳著名的「那洛六法」在外道中都有相似修煉,因此若不依經教是易於淪為外道,佛法之觀修是依「空正見」轉生本尊(「空見現本尊」),而不是依「真我」(atman)而認定實有本尊。

達賴喇嘛還認為,遠離空觀正見的密法修持,就再也不是佛法而卻是外道,甚至導致了佛法的滅亡,如他說:「西藏裡,密法非常興盛,卻因缺乏「依共教承」、大教典的學習而沒落衰敗,這是我的看法。」此一看法和印順導師並無二致,密法興盛卻知見混雜,對佛教發展肯定是一種傷害。

達賴喇嘛以他在西藏佛教動見觀瞻的身份,不避諱挑起敏感問題,願意坦然直言自我反思、自我批判,不得不讓人敬佩。

此外,達賴喇嘛亦表示上座部佛教所教導的是佛法的基礎,而不應稱其為「小乘」,雖然大、小乘之別在佛典傳統中已然出現,但「小乘」字詞本身即有貶低、貶抑的意思,而貶抑就是一種錯誤。

因此,近來他以「巴利傳統」與「梵文傳統」取代「大小乘」之說。其中巴利佛教為佛法基礎,佛陀覺悟後在鹿野苑初轉法輪,所宣說的是戒律、四聖諦、無常、三十七道品等,也正因為其是基礎,不應以「小乘」而看輕貶低。達賴喇嘛站在北傳(大乘)佛弟子的立場,正面肯定南傳佛教,此亦契應印順導師「大小共貫」的主張。

達賴喇嘛跳脫「金剛乘」圓滿教說的自恃自傲、自我標榜,不只明講密法之限,而且公開肯認「小乘法」是佛法根基,此都可以看出他思想寬大的一面,這與印順導師可說「菩薩所見略同」,如此亦可見印順佛學觀點的正確性與深刻性。

相關文章  印順與達賴佛學觀點之初步對比



菩薩不應求成佛

2019. 12.7  Sat.
菩薩不應求成佛
修菩薩行是為了成佛,佛果是菩薩行的圓滿,然而真正的菩薩卻不應求成佛。

菩薩不應求成佛,更確切的說是菩薩不應「急求」成佛,也就是大乘佛法所說的「不求速證」;如《般若經》說:「我當學空,今是學時,非是證時,不深攝心繫於緣中。」而之所以「非是證時」,乃因「菩薩有大智慧深善根故」。

菩薩不捨一切眾生,如是而不急於成佛,從中顯示菩薩的濟世情懷。相對的,菩薩當精勤度眾生,可知「急於成佛」和「急於度眾生」未必是同一件事,雖然廣度眾生、悲濟有情的同時亦即是走向成佛之道。

太虛大師講演《優婆塞戒經》曾表明「本人在佛法中之意趣」,其一是「無求即時成佛之貪心」,從中可知發心修學菩薩行而急求成佛乃是一種「貪心」;固然即時成佛之願心,可以是一種「精進心」,但菩薩之精勤勇猛不應好高騖遠,而當表現在利益眾生上,平實平淡從日常事、身邊人做起。

菩薩不應求成佛而當求度眾生,即便功德具足仍不作成佛想,猶然繫念苦難蒼生,如《大智度論》云:「度眾生故,雖諸功德,六波羅蜜一切佛事具足而不作佛,恆以方便度脫眾生。」而此也相應於地藏王菩薩「眾生度盡,方證菩提」的大悲誓願。

菩薩不急求成佛,就是不為自己想,而卻只是想到別人、想到「三界火宅,眾苦煎迫」;如此不為自己、但為眾生的「無我」精神,全然體現了菩薩心志的偉大崇高。

法之相類相潤

2019. 12.6  Fri.
法之相類相潤
《雜阿含797經》云:「有一法多修習已,乃至能令二法滿足。何等為一法?謂安那般那念。多修習已,能令四念處滿足;四念處滿足已,七覺分滿足;七覺分滿足已,明、解脫滿足。」在此經末端也提到:「法法相類、法法相潤」,意指法和法之間彼此關聯而相互利益。

從經文中可知「安般念」的殊勝及重要性,依著「觀呼吸」可以滿足四念處、七覺支乃至於悟道解脫。如果更寬廣來說,不只上述法門相類相潤,四念處各念處之間,乃至七覺支各覺支之間也都是相類相潤,亦即身念處修得好有助於受念處、受念處有助於心念處以及心念處有助於法念處等,如此依「傳遞律」亦可知身念處修得好亦助於法念處,反之亦然。相似的,七覺支任何一支修得好亦有助於其它六支。

不只四念處、七覺支,包括菩薩之「六度」或亦如是,如布施度關乎其它五度之修學,反之其它五度也關乎布施度。可知任何的善行、善法都扣連在一起,皆關涉心靈的修養與覺性的啟悟,善法與善法相應、正法與正法通貫而成良性的共振循環;一如我們說人與人之間物以類聚、志趣相投等,在法門的修學上亦復如是。

如此可見法之真理的連貫性、系統性、整體性、協調性乃至圓融性等,所差別的主要是著眼點或強調面向的不同。

而不管各種法門、各式教法最後都在悟覺心性,也因此收歸於「一心」,或者化成「一心」──「舉一心為宗,照萬法如鏡」,後期佛教即以「一心」來統攝佛法的修學,如此修行就是修心,亦也是修道、修德等。

相關文章 「法」之雙重與同一

宗教素養

2019. 12.5  Thurs.
宗教素養
雖然不是所有的人都需要宗教信仰,但對一個完滿的生命而言,宗教素養卻是必要的,不只從宗教的智慧中汲取養分,也從宗教的啟悟中轉化身心。

宗教素養是一種能力,一種心靈的感受力,藉以豐富自己的生命、美善自己的人生;如一個人到了莊嚴的教堂感受不到安祥寧靜,猶似一個人進了美術館無法賞析藝術作品一樣。

現代人強調民主素養、科學素養,包括文學、史學、哲學等人文素養,以及美學或藝術素養等,卻很少去重視宗教素養,這也意味著國內宗教教育之缺失與不足。

宗教素養重於內在性和精神性,除代表一個人的涵養、修養,也象徵某種人格特質,例如知足、平淡、謙和、柔軟、寬容、慈悲等。此外,濃厚的宗教素養表現出一定的宗教情操與宗教情懷,時時流露出悲天憫人的胸懷,而這也是宗教家令人感佩感動的地方。

人生價值的追求實現,理應涵蓋「真善美聖」四者──科學求真、道德求善、文藝求美而宗教求聖;具有宗教性神聖關懷的人,「彼岸」世界的預想讓人從超然高遠的眼界來看待人世間,不再為現實的一切所束縛,而為美好生活的要素之一。

小詩(790)~(793)

2019. 12.4  Wed.
 (793)
思想重訓
大腦是身體一塊肉
愈是操演愈是發達
如重量訓練一樣

每天思想即是每天操練
直至沒人挑戰、沒人敢挑戰

(792)
心世界
心知覺到世界
世界隨心變現
一心造化世界
世界收歸一心

(791)
欲望的本質是無明
欲望的解脫是勘破無明

(790)
欲望是苦
起因於無明
對治的方法不是放下
而在於不曾擁有

2019年12月3日 星期二

植物是否為眾生?

2019. 12.3  Tues.
植物是否為眾生?
植物是否為眾生在古代即有不少討論,甚至還涉及佛性有無的探討,而有「草木有性」、「無情有性」等著名觀點。植物是否為眾生,首先梵文Sattva既譯為眾生也譯為有情,或者合稱為有情眾生,意味著眾生有著情識的反應。佛教之普度眾生,所關心的是有情眾生,在於有情識反應的眾生具有苦痛的知覺經驗,有情眾生或亦可言「有苦眾生」,存在一定身心活動的現象(或身心現象的活動)。

佛法之關心限於眾生,可說契應於「苦」的核心關注;佛法「四聖諦」即環扣於「苦」,除了人類外還有知覺能力、感知反應的動物等。也因此若問「植物是否為眾生」或當續問「植物是否會痛苦」,如果植物沒有(或少有)苦痛反應,則似乎難以符合有情眾生本意內涵。

一般而言,苦樂經驗是建立在特定的生理狀態,如必須具備神經系統,因此「植物是否為眾生」、「植物是否會痛苦」,更具體的追問在於「植物是否有神經系統」,而此一問題透過現今的科學方法、科學技術,當可以有一定的答案,足以幫助我們判別植物是否為眾生。

依科學之見,植物雖有生命,但植物沒有明顯的神經系統,如此而缺乏意識經驗,未必能知覺到痛苦,也因為少有情識反應,因此不能視為是眾生。

當然上述是理性的作答,近於當代西方「自然主義」的解釋路數,如果傾向於神秘的理解和玄妙的想像,自不易於接受此一看法,而還是認為植物是眾生,且不只是眾生還有佛性本具,也因此終有成佛的一天。不過在此觀點下,「吃素」也成了一種嚴重的殺生,面臨另一解釋的困境。

無論如何,在今日生態浩劫、環境危機的時代,愛護地球、保護植物已是普遍共識與普世價值,一般人尚且戮力於此更何況是佛教徒。相對的,從環保及護生中正顯示一個人的內在修養,在心思清淨慈悲的狀態下自然而然對植物、對大地有一份柔軟的關愛(或至少不作無謂的傷害),佛教徒之於植物的立場亦顯而易見。

「愛我所愛」

2019. 12.2  Mon.
「愛我所愛」
慈濟人敬愛自己的師父,常不避諱直說「上人我愛您」,上人都會回應「愛我就要愛我所愛的人,打開心胸去愛天下人」。

「愛我就要愛我所愛,才是真正的愛師父」,表徵著慈濟是個「大愛」世界,化私情小愛為清淨大愛。然而從「理智」的觀點來想,朋友的朋友不見得是朋友,亦即AB是朋友,BC是朋友,不代表AC可以是朋友,「傳遞律」在人與人間的互動往來是難以成立的。

也因此師父希望弟子愛她所愛,現實而言雖未盡合理,但情感上卻是可以理解,而且必須這樣說、這樣做,否則個人的小情小愛仍舊化不了菩薩的清淨大愛。

「愛我所愛」之愛的延展與擴大,乃是先以「情」來相牽相繫,進而轉化、昇華以「法」來相應相會;以情相繫、以法相會,大致也是「先以欲鉤牽,後令入佛智」的一種方式,而可視為是善巧方便的教化應用。

所謂「不看僧面看佛面」,而今「愛我所愛」之「看了佛面看僧面」──看在師父的面上去愛師父所愛、愛一切眾生,這也成了慈濟一種特有的方便度眾模式。

小詩(789)名利權色四首

2019. 12.1  Sun.
小詩(789)名利權色四首
就為了自己的那幾個字
讓所有人都知道
自己不再是自己
只剩虛浮的空殼

生命由時間串起
金錢愈來愈多
時間愈來愈少
以命換錢
用珍珠換石頭

頭頂上的耀眼光環
命令的指揮棒呼來揮去
眾所矚目、眩人耳目
自己的心卻也迷茫

情愛的慰藉如刀口上的蜜
淺嚐就好不可深咬
否則
甜的滋味要付出苦的代價

每個聖人都有過去

2019. 11.30  Sat.
每個聖人都有過去
相傳龍樹菩薩出生婆羅門種姓家族,年少天資聰穎卻沒能學好,曾與數名好友一同學習「隱身術」,具有自由出入王宮的本事,甚而欺凌宮中婢女。國王得知令力士數百人入宮揮刀空斬,好友們皆不幸身亡唯龍樹得脫,年少的龍樹領悟到:「欲為苦本,眾禍之根」,此後出家修道、窮諸佛典進而通達法義,成為佛教史上偉大的論師。[1]
 
兩千五百多年前佛陀修道成佛,在此之前也有他的過往;如彼時的悉達多太子坐擁榮華富貴,除了娶妻生子,亦縱情於感官欲樂的享受,過著世俗一般人的生活。

不只是每個人都有過去,而且每個聖人也都有過去,所謂「人不痴狂枉少年」,意味著少不更事、年少輕狂的成長階段,也因此做了不少荒唐事。然而,「回頭是岸」、「以前種種譬如昨日死」,只要立定志願洗心革命,就足以重新開始,不管什麼時候走上正途皆永不嫌晚。

正因為有著欲望之苦的經歷,更讓人看穿世間、看破人生,而精勤於佛法的修學,所謂「煩惱即菩提」──「塵勞之儔為如來種」、「 不入煩惱大海則不能得一切智寶」等,或亦有此隱含之意義。

有一些年幼的孩子,小小年紀慧根萌發,猶如「靈童轉世」,過去修行人乘願再來,這福德因緣深厚固然令人讚嘆,然而有些「靈童」卻必須在紅塵中打滾,刻骨銘心知道世間的苦,才了解佛法修學之可貴。

一如偉大的佛陀及龍樹菩薩一樣,他們都是累劫修行而來,但他們在歷史或傳說上的示現,卻都曾顯示出年少歲月的「沈淪」,如此意味著佛法修行的路上,每個人因緣不同。有人「童真入道」至始至終清淨梵行,有人卻是百轉千迴,非得在俗世紅塵打滾才會猛然醒悟,自知時至踏上「正途」(或­「歸程」)。

正因為每個聖人都有過去,「孰能無過」,也因此寬容是必要的,面對他人的無知錯誤,就想像這些偉大人物亦會犯錯一樣,亦相像自己也會犯錯一樣,如此天下沒有不能原諒的人,亦成了一種待人處世的智慧。

相關文章 我看「半路出家」



[1]龍樹菩薩傳;「漫畫版」龍樹傳

認真而不強求

2019. 11.29  Fri.
努力而不執著
「我的國不在這個世界、不屬於這個世界」,也因此世間的一切無所眷戀,既不執著也不強求。然而宗教徒之相信業報、相信神的安排常讓人以為是消極,但真正的宗教徒正因為相信業報、相信神的安排,而更應正向和積極──宗教徒之不執著、不強求並不意味著不認真、不努力,更不代表負面和消極。

佛弟子相信「功不唐捐」、「因果宛然」的道理,既然一切如是因、如是緣、如是果、如是報,佛法的因緣果報即是要人創造善因善緣以期能收益善果善報。也如基督徒抱持著「努力靠自己,結果靠上帝」的心境做任何的事,看得開、放得下不代表不積極,反而更加認真投入,只是認真的背後沒有強烈的執著,而這自是相對於一般人拼命努力常是伴隨著佔有執著的不同。

佛法面對任何人間事、世間價值皆是積極而不執求,例如為了實現社會公義而抗爭、而走上街頭,但這更似激烈的過程中其實心無所求,即便失敗了至少嘗試、努力過了,而不會耿耿於懷或怨天尤人,這就是宗教修養、宗教思維的展現。

總之,正面之俗世價值凡有利於社會人心、有利於自己和他人,都應盡可能去爭取、甚至極力去爭取,積極爭取後超然放下,在出世的觀照中淡然釋懷,從中也看出佛教(乃至其它宗教)對於世間價值之「不即不離」。

小詩(785)~(788)

2019. 11.28  Thurs.
(788)
女兒
稚嫩的臉龐
綻放出開懷笑容
調劑我緊繃的心
復甦我枯乾的靈

(787)
一件事做得好
必須做得放鬆
在從容中享受
在享受中從容

 (786)
恨他、怪他、埋怨著他
愛他、想他、不能沒他
多少情愛、多少怨
斷-捨-離
從今而後不再有他

(785)
俗世榮華
縱情於吃喝玩樂
不過是一種迷失
彼世福佑
看不見也摸不著
卻是另一種擁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