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7月20日 星期六

小詩(610)~(613)「清淨愛」四首

2019. 7.19  Fri.
613
讓心如潔淨無染的空杯
再以愛去盛滿一切傷痛

612
清淨是嚴以律己
淨心第一
慈悲是寬以待人
利他為先

611
出離志求解脫
捨欲清淨
入世志度有情
大慈大悲

清淨以出
慈悲以入
既出又入
出入自在

610
唯以清淨的心
才有無私的愛
如空無的杯子
注入滿滿的水

萬緣放下

2019. 7.18  Thurs.
萬緣放下
若問我從佛法中得到的最大啟發,看破和放下會是其中的答案,雖然這是佛教常給人的負面印象(如消極、悲觀等),但若換個語彙說即是認清與超越,意即認清世事無常的真相,超越無明妄執的想像。

萬緣放下才得以超越一切,超越一切才足以實現解脫;《阿含經》之「心善解脫」,意味著放下和超越已然「熟能生巧」,甚至是「爐火純青」,阿羅漢「所作已辦,不受後有」即是捨得乾淨、放得徹底。

以看破和放下面對人生各種困境,往往可速得紓解和療癒,包括臨終之際以「萬緣放下」來因應人生最後一道功課,以之為最直接、最有效的安慰劑。

曾有法師表示:每當他探視完末期病患,給一些觀念上的指引,不久後「臨終者」即成了「亡者」。可知將死、要死而未死、不死的人,常是心有牽繫,此時告知他因緣業報和來生的觀念,給他/她安定與安全感,如此放鬆而放下,放下而得輕安,自可以安然往生。

人生沒什麼大不了的,一切都不需要執著,任何的摯愛都願意捨去,包括最親愛、親密的人;畢竟對於所愛的人不是佔為己有,而是希望他們過得更好,即便自己已不在人世,只要他們一切的一切平順安康,又有什麼放不下的呢?

不管生者或亡者俱皆心安、靈安,人生才可以劃上圓滿的句點;有緣的話一定重逢、一定再見,放下不過是預約另一段相遇的開始。同樣的,面對挫拆考驗,放下也正是重省腳步、整裝待發的良機,不讓錯誤情緒困擾自己太長太久,退一步海闊天空、退步原來是向前。

小詩(606)~(609)

2019. 7.16  Wed.
609
沒人給你傷害
只因無明障礙
心存良善與愛
美好處處都在

608
看病有感
雖然都是醫生
不是每個都會看病
皆能善於治病

好比都是教授
不是每個都寫論文
皆能指導論文

607
焉知非福
好運躲藏後面
時候不到不見
非得觀念轉變
才會悄然出現

606
光亮明珠一顆
久被塵埃擔擱
掃破惑業蔽遮
喜樂自在高歌

把心安住

2019. 7.16  Tues.

把心安住

十多年前我來到慈濟大學任教時,一位虔誠的師姐告訴我要安身立命在慈濟,順著人生因緣際遇而發展,外面沒有比較好!

 

前一陣子她又和我說同樣的話,表示在我拿到博士來到慈濟教書,這就使我的信仰使命增加了厚度與清晰度。

 

信仰是生命的安立,信仰必須透過實踐,信仰與實踐交錯一個人的一生,乃至於無數個來生,即是佛法說的「累劫修」;尤其當一個佛學研究者在重實踐的環境中教書,皆有助於檢視自己的道業與修行,這比在任何名校或國立大學任教都具有意義。

 

「安住在慈濟」、「外面沒有比較好」,十多年過去了,她這些話我猶記在心。雖然期間也有所動搖、有所懷疑,尤其面對未來私校發展的嚴竣挑戰,心裡確有很大的無奈和不確定感。

 

此外,在一個不重佛學研究(而強調佛法實踐)的社群裡,我自知情況不是大好就是大壞。我曾借「賣鞋」之喻來說明這樣的處境:賣鞋的人到了一個不穿鞋的城邦,其情況不是大壞就是大好──正因為城民不穿鞋,所以乏人問津、生意冷清;但反過來說,也正因為城民不穿鞋、沒鞋穿,所以鞋子大賣,生意興隆。

十多年過去了,好壞之間如何評斷,我自己也不知道,只是在工作崗位上做好份內的事,並日益養成「淡泊」性格,明記古訓「窮則獨善其身,達則兼善天下」,日子過得也頗愜意的。

但我依然相信佛法「功不唐捐」的道理,過去沒有的就等待機緣去開創,把心安住才能將無限的可能把握住。只要辛勤播種耕耘自會開花結果,終有一日在廣大福田中也能開出智慧的花朵與果實,只不過是時間早晚的問題。

肥沃的土壤植入智慧的種子,可謂是「福慧雙全」,當然這只是理想而未必是現實。人世間沒有一個地方是十全十美的,因此人到哪、心就安住在哪。且不要問你可以從所處的環境中獲得什麼,卻要自問可以多做些什麼;在任何境遇中皆「看有不看無」,人生才能無往不利、無入而不自得。

小詩(602)~(605)

2019. 7.15  Mon.
605
凡事相信
即使可能被騙
也要選擇信任
騙人過失在他
不信錯誤在我

604
偉大
不是高高在上
偉大
是甘心為奴僕
勞役自己
造福別人
牛馬成就龍象
                                            
603
神之真假與信不信
「真」而我信
「假」我不信
順其所然而然之

「假」而我信
信中沒有損失
只有收穫──
愛、寧靜和喜樂

「真」我不信
不信沒有恩典
只有咀咒──
罪、魔鬼和地獄

602
生命本身即是贈禮
心存善與愛的真諦
所得所失種種印記
感恩一切沒有嫌棄

挫折的意義

2019. 7.14  Sun.
挫折的意義
蘇東坡一生多次遭貶官流放,困頓的際遇讓他有「多難畏事」、「多難畏人」之慨嘆,期能深藏不出而「自喜漸不為人知」。誠然,人一旦受挫太多,性格不免轉趨保守,甚至因脆弱而顯得消極退縮。

除非是性格堅毅、鬥性堅強,不屈不撓力抗到底,否則挫折總讓人失落,且愈大的挫折愈是低落。然而挫折雖讓人沮喪,但也是自我檢視的良機,重新省思步伐、調整心態,以新觀念、新思維來面對下一個人生路程。

倘若如此,挫折不是要讓人自我否定,而是讓一個人學習柔軟與謙卑,順心如意不為理所當然,沒理由也沒條件桀驁不馴。而且挫折是人生方向、人生定位的再確立,「知道為何,就可以承受任何」,一個有思想、有信念的人「根深柢固」,不只是「八風吹不動」而且「縱化大浪中 不喜亦不懼」。

挫折是生命的一部份,加深我們對人生的認識、對自我的認識。雖然讓人難過難堪,但都是成熟的養份和成長的動力,雖然行事趨於低調謹慎,但也因此變得內斂穩重;所以不能只看挫折本身,而卻要多看挫折背後的意義,多看挫折之「有」而少看挫折之「無」。

小詩(598)~(601)

2019. 7.13  Sat.
601
標誌
指引人走向明確的路
象徵
啟發人通往無限可能

600
一個人自在寫作
猶如
一個人快樂歌唱
沒有為了什麼
也不需要掌聲
但求內心本真

599
良善的心
擁有一切良善
心善一切善

美好的心
擁有一切美好
心美一切美

598
人性中有獸性
獸性大發時
禽獸不如

人性中有佛性
佛性顯見時
立地成佛

2019年7月12日 星期五

因為無常,所以珍惜

2019. 7.12  Fri.
因為無常,所以珍惜
我們常說「珍惜擁有」,這意思不只是珍惜所擁有的,還意味著珍惜才能擁有、才是擁有,否則「心不在焉」,所視、所聽、所食只有動作沒有靈魂,難以感受其中的美好。

佛法說「諸行無常」,這固然是要人看破放下,但佛說「無常」的另一個意涵,或也是要人珍惜,既隨緣而捨、也隨緣而惜,因「無常」而隨緣、也因隨緣而惜緣。

在國外短期居住過的人,或遊學、或留學,經常是人生中的美好時光,而之所以美好,可說是珍惜的緣故。因自知只是過客、自知不會久留,所以格外珍惜暫住的點點滴滴,抓緊時間到處走、到處看,因為這一切非我所有,終將成為過往。

國外的人覺得台灣好,我想也是同樣的心情,因為是訪客所以一切新鮮好奇,也因為是過客而心存珍惜,但久居者卻易於「人在福中不知福」。

以我而言,覺得這一生大概就活在台灣、葬在台灣,「來日方長」,所以不覺得有什麼地方非去不可。也因此我全台所到之地還是相當有限,如足跡鮮少觸及台灣南部,包括台灣任何一個外島,不管是金門、馬祖、澎湖、綠島、蘭嶼等,至今從未去過,反而卻到過其它一些「外島」,如中國廈門島和香港島、日本石垣島、美國夏威夷島等。

此外,台灣以高山、多山著稱,三千公尺以上的高山近270座,乃全世界大山密度最高的島嶼之一,但自問自己所到的高山有幾座,實在是屈指可數。

以即將失去、以就要離開、以不能久留與無法保有等心情,來看待身邊的一切擁有,所思所想以及所做的決定將會很不一樣,而我們要常以此「無常觀」來面對所有事物。

總之,不會珍惜、不懂珍惜,乃是因為「習以為常」,而要對治「習以為常」,就必須體認「諸行無常」,如此真才能「『惜』以為常」。

相關文章  無常讓人珍惜與放下      因珍惜而覺得美好

小詩(594)~(597)

2019. 7.11  Thurs.
597
寫作
害羞的思想
不要躲藏在暗地的深處
讓文字去迎接妳
跟大家說聲:「哈囉!」

596
幸福
不在別人的認定
而是自我的肯定
你認為什麼
那就是什麼

你的幸福
無人干涉
一種源自內在的深刻

595
今天光鮮亮麗
不能保證明天事事如意
明天事事如意
不能保證後天大吉大利
乃至大後天、大大後天

不可說業力
路遙知馬力

594
愈是沈寂之夜
愈顯燈的光亮
愈是坎坷之命
愈顯人的堅定

流亡中的自在

2019. 7.10  Wed.
流亡中的自在
自從1959年第十四世達賴喇嘛逃離西藏、流亡印度,至今已有60週年;一個人遠離家鄉──不管是無家可歸或有家歸不得,終究是一件悲慘的事。

古代中國不少詩文皆是描述「家仇國恨」的慨歎與傷,如杜甫<春望>之「國破山河在」或杜牧<泊秦淮>「商女不知亡國恨」皆然。還有南宋文天祥<正氣歌>之「成仁取義」、「但求一死足矣」,以及相傳岳飛所作之<滿江紅>:「怒髮衝冠」、「壯志飢餐胡虜肉,笑談渴飲匈奴血」、「還我河山」等,皆是充滿「亡國」的悲切憂思。

上述國文課本所讀的「愛國」文選,或也與「反攻大陸」的教育有關。數十年前國民政府失去大陸政權,或者「中華民國」之「亡國」(在大陸亡國),蔣氏政權即常以「毋忘在莒」、「臥薪嘗膽」等古代典故來激勵人心、圖謀復國。

然而,同樣是「亡國」,達賴喇嘛卻表現的淡定從容。雖然他也極度關心西藏未來,但卻很少流露出愁緒悲懷,反而在眾人面前總是滿面笑容,散播出喜樂與歡欣的氣息,一點都不像亡國之「孤臣孽子」。

古往今來、古今中外這麼多「亡國」的史例,究竟有多少人能像達賴喇嘛這樣的輕安自在、怡然自得?

這或許是漢人與藏人民族性的差異,但更重要的應是達賴喇嘛善根與慧根深厚,再加上長年來佛法修持、智慧滋養,使他面對困境猶能神色自若、不驚不懼。

相對於悲傷、落寞的負面情緒,達賴喇嘛反從正向思考流亡的好處,如遇到更多朋友、接觸新鮮事物、遊歷不同國家,讓他的生活經驗多采多姿;[1]而且更重要的,藏傳佛法也因此在全世界開枝散葉(尤其是歐美國家),這也是另一種意義非凡創穫。

可知,人生福禍難料,天無絕人之路,看似是失其實也是另一種得,好壞全在一念之間;佛法的觀念啟悟也在於此,要人在艱困中猶能保持美麗心情,而這正也是修持工夫、修行功力的展現。

我從達賴喇嘛之「流亡」,看到了一位大修行者的心靈風光。 


[1] The Dalai Lama’s Book of Wisdom, London: Thorsons, 1999, pp. 36-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