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7月23日 星期五

超越與承擔

超越與承擔

諸行無常、世間是苦,進而追求生命的超越,亦即苦難的超越,這是佛教「出世」的理想。慈悲為懷、苦人所苦,進而追求生命的承擔,亦即苦難的承擔,這是佛教「入世」的情懷。

 

生命的超越與承擔,亦即苦痛的超越與承擔,或者說生命之苦痛既要超越、也要承擔。超越與承擔,一如放下與提起之間,彷彿在鬆與緊、柔與剛、靜與動的兩端中取得平衡,而這可說是菩薩修行的特色。

 

聲聞的解脫儘管在超越中求出離,但菩薩的覺悟除了超脫外,又必須在承擔中化世利他;不只苦眾生所苦,而且「願代眾生受無量苦」,展現大無畏的勇氣和擔當。

 

菩薩既知生命無常,卻又認為生命永續,因無常而追求苦的超越,也因不安不忍苦的存在,進而發心承擔苦的拔度,接續無止盡的生命。可知,生命的無常與永續,繼起的是菩薩的超越與承擔。

 

相關文章 兩種生命觀——無常與永續

(2021.7.23林建德貼於花蓮歇心居

小詩(1383)~(1386)

1386

「原形畢露」

重病的人

不用談尊嚴

只能任其擺佈

 

此時醫生是缷妝師

把包裝的自我

一一拆穿

 

1385

暴斃

想說的、都知道

奈何改不了

只好以命相逼

在惋惜中嘆息

 

1384

「思則氣結」

心馳騁於遠方

身勞損於當下

得不到後援的思慮

身心皆枯竭!

 

1383

轉外向內

需要做什麼嗎?

還是都不做的好?

就只是靜靜坐著

 

身外之物

轉向

心內之悟 

(2021.7.23林建德貼於花蓮歇心居

單純心靈有助於生命成長

單純心靈有助於生命成長

有人的地方就有紛爭,我常說面對書本容易面對人事複雜,然而糾葛不清的人互動,愈是複雜愈需要單純,試著站在不同角度為各自立場設想,儘可能往大處、往好處

 

往大處看,是人與人之間的結交應是為了價值與理想,而不是惦記私人恩怨。如果個人有才有能,基本上亦屬善類、往正道行走,即便性格迥異、處事方式不同,不應以個人好惡阻其發展、其前進,否則算計他人亦是自己。

好處想,是每個人皆有優缺點,多看優點、少看缺點,當是人我往來的秘訣,尤其是身邊長時相處的人,否則給對方難堪是讓自己辛苦。

 

單純的心靈有助於生命的成長,單純的心靈有助於道業的精進、學問的增長、人格的昇、心性的砥礪等;相對的,勾心鬥角,彼此之間猜疑妒忌,乃是生命負能量的累積,煩惱增多、苦加重。

 

過往我常被視為心思單純,但我始終認為單純有助於思想深化,反之如果猜疑算計,徒然浪費腦細胞的運作,勞心傷神,不太可能有哲思上的創造,大概經商或從政更為適合。

 

雖然有人天性好鬥、樂在其中,但如蘇軾在〈留侯論〉所說,豪傑之士過人之處,即在於忍人所不能忍,不輕易見辱動氣,乃至拔劍而起、挺身而鬥,反而不驚不怒,只因「所挾持者甚大,而其志甚遠也」。

 

心思單純,乃至純淨,做個好人、正直的人,才能相契於天道(「天道無親,常與善人」);相對的心思複雜、歪七扭八,內在心境關乎其所行路,烙印下的足跡都是彎曲歪邪的。

 

心寬念純」證嚴法師所重他常引佛典「守志奉道,其道甚大」自勉勉人,可知心念純淨才能節遠大,不會在枝節末梢與人一般見識,也因「不復作此等人」,而更能成就一番事功

(2021.7.23林建德貼於花蓮歇心居

從知識的累積到知識的創造

從知識的累積到知識的創造

研究生讀很多書,卻寫不出論文,忽略了知識累積中探索問題的重要。古來的學思並重」──「學而不思則罔 思而不學則殆」,所說或在於此,所以為寫論文而讀書,當更重於思考。

 

吸收知識外還要創造知識,創造知識透過問題探索,藉由探問思索進而解決問題、回答問題,而有知識上的貢獻。

 

例如研究生期末都要繳交心得報告,然而心得報告僅是感想,記載一些學習收穫,但如何把心得報告轉成研究論文,這就是學術的訓練,意即想法形成觀點,心得感想化為主張見解。

 

進入研究所,基本上不考試,而主要是寫報告,考試是評量學生吸收多少、習多少知識,但研究生不同於大學生在於知識生產與知識創新,在知識的過程中試著進一步「接著說」。

 

因此,研究生畢業通常有兩道門檻,一是修學分、一是寫論文;很多同學學分修完,論文卻寫不出來,取得知識卻難以產出知識,其一或在學習過程中少了思考習慣的養成,在不疑處有疑反之,時時「起疑情」從中發掘問題,進而嘗試「參究」,論文書寫得以順利,畢業亦不是件難事。

 

相關文章  「想像力比知識重要」

(2021.7.23林建德貼於花蓮歇心居

佛教修行之「冷」與「熱」

佛教修行之「冷」與「熱」

解脫道和菩薩道作為佛教修行的兩條道路,如果用「觸覺」的意象來形容,初步可以「冷」與「熱」來對照。

 

解脫道修行重於禪修、勤習止觀,「少事、少業、少希望住」,好樂獨處離群索居;相對的,菩薩道修行走入人群、廣度有情,「眾生無邊誓願度」,從人與人互動中拔苦與樂。

 

一偏於靜,獨一靜處專精思惟,也因此萬般放下、無意於外在世界;一重於動,不安不忍動心忍性,也因此步伐不歇、利天下而為之。

 

解脫道行者心如止水、不起波瀾,「斷情滅愛」,對世間種種許是冷眼旁觀、冷若冰霜;菩薩道行者將心比心、枝葉關情,「長情大愛」,對世間一切總是熱情洋溢、熱血沸騰。

 

然而,這都不管「冷」、「熱」,都是佛法向度的體現,佛教正因多元風貌,接引各式各樣的人、度化形形色色的眾生。

(2021.7.23林建德貼於花蓮歇心居

2021年7月15日 星期四

生命觀照

 兩種生命觀——無常與永續

佛教初分為解脫道和菩薩道兩種修行道路,前者觀自身苦、發出離心、修止觀而求涅槃,後者觀眾生苦、發菩提心、修六度而至成佛。解脫道了知生命無常、無常故苦而發厭離心,菩薩道雖知生命之無常苦痛,但相對於個己更重於他者,為了普度眾生苦痛,甚而發心生生世世乘願再來。 

菩薩道既知生命無常,卻又認為生命永續,無常與永續兩個觀念看似對立,但卻又緊緊相扣。 

無常變異既讓人看破放下,又讓人珍惜擁有;而生生世世相續不斷的生命觀,讓人放得下外、又能提得起。放下是因為還有來世,一切的一切功不唐捐,不用在意短時間、有限生命的得失,另一方面正因有來生,此生未竟之志可以在未來接力完成,志在千里、任重道遠。 

可知,無常與永續兩種生命觀、人生態度,在大乘佛法中似乎達到矛盾的統合、辨證的統一;就「無我」的哲學思想,確也是如此,生命長河中沒有一自性實體,只有如川流般相續變化的生過程。 

時時把「生命無常」和「生命永續」放在心上,以此看待人世間的一切,不只容易釋懷、超越,也讓人更積極的承擔和奉獻。

(2021.7.15林建德貼於花蓮歇心居

心結打開,心意相通

心結打開,心意相通

「男兒膝下有黃金」,因此對於佛門中的跪拜禮,時而讓我感到不太自在;跪拜佛菩薩聖像(「禮佛」)自是無可厚非,但向人跪拜卻顯得扭、放不下身段,或許象徵學者的風骨尊嚴,但或許是另一種形式的「我慢」(或「我執」),雖然可能是因「知識力量」所生起的「我慢」。

 

在慈濟皈依了證嚴法師,以上人為師父、為老師,所以該跪是會跪,這不只是入境隨俗,而卻是從善如流,且是心悅誠服的從善如流,畢竟在佛門倫理上禮敬自己的師父是天經地義,更何況師父德高望重,對於苦難人間有重大貢獻。


跪拜是佛門禮儀,事實上證嚴法師自身也向人行跪拜禮,如印順導師在世時每個月行腳向師父禮座,2005師圓寂亦跪送他最後一程;早期若遇到男眾比丘,法師亦依佛門禮儀向比丘頂禮,即便對方年紀比他輕許多。

 

佛在世時佛弟子之敬拜佛陀早已如此,既是佛門禮儀,就是文化的一部份,而這樣的佛門禮儀不限於漢傳或特定傳統,南傳佛教僧侶沿街托缽,在家人亦是虔跪供養,即便政商名流、社會領袖(如翁山蘇姬),只要是真誠的佛教徒,對有德僧人行跪拜禮是再自然不過,此外藏傳佛教之「視師如佛」,對上師的禮敬亦不在話下。

 

不只是佛教,中國文化傳統「拜師學藝」(如武術)亦必須磕頭跪拜,一方面表達虔敬心意,一方面也是心性調伏,除技藝師承外也象徵內在的德性涵養。

 

昭慧法師曾因佛門兩性倫理的不平等現象,規定所創的佛教弘誓學院中不准對人下跪:「本院大界之內的庭園之中,不論是在家眾,或是出家眾,皆不得向任何人下跪」,如此的平等、對等、尊嚴以及自由民主的風範,傳遞出現代文明的理性價值,乃是吾人所追求嚮往的;然而面對固有文化之「俗諦」規範,我既身處其中亦樂於隨順因緣。

 

雖然個人行為表現上我多少感到為難,但當雙膝跪地時,所想到的是佛教徒的身份,執弟子之禮,而不是學者的角色扮演。作為佛教徒,亦自有信仰的情感歸屬,此時師徒間心意連繫是透過雙膝著地來連結。

 

可知,師徒之間接心不是兩足站立,而卻是兩膝跪地,甚至是頭面觸地,如此心結打開,師徒情誼就相通了。



(2021.7.15林建德貼於花蓮歇心居

小詩(1379)~(1382)

1379

用信仰的方式生活

心寬念純

過一種信仰的生活

心包太虛

 

即一切

一切即

 

1380

猝死

虛弱的身

繃緊的心

生命的摧殘

再也走不到的終點!

 

1381

意義治療

人生需要解釋

賦予苦痛意義

解得好

煙消雲散

解得壞

愁雲慘霧

 

只是一場解釋!

 

1382

情理並重

理智

如鋒利的刀

劃清楚河漢界

 

情感

如黏合的膠

化做肝膽相照

(2021.7.15林建德貼於花蓮歇心居

「氣」之剛柔並濟

「氣剛柔並濟

儒、道二家思想淵遠流長,不只屬於傳統中華文化的資產,也應當是全人類的寶藏。雖然兩者主張相當不一樣,但猶然是異中有同、同中有異,同異之間當可視為一種對照互補。

 

道家走「柔」的路數,如《老子》所說「柔弱勝剛強」、「守柔曰強」,身心如「水」一般──「天下莫柔弱於水,而攻堅強者莫之能勝」。在「氣」的修煉上也強調「柔和」之美,如《老子》「專氣致柔,能嬰兒乎」、「沖氣以為和」,以「氣」之「柔和」復歸於「道」之「自然」。

 

相對於「柔」,儒家就顯得陽剛些,如同樣談「氣」,《孟子》之「浩然之氣」中表示「其為氣也,至大至剛,以直養而無害,則塞于天地之間」,而這樣的「天地正氣」源於道德秩序、道德規律,乃是「配義與道」,因行於正道而義薄雲天、正義凜然(或者義薄雲天、正義凜然的行於正道上)。

 

道家以氣之柔和,復歸天地自然,儒家以氣之陽剛,崇尚仁義道德,兩家思想相互參照、恰成對比。可知,儒、道思想一剛一柔、剛柔並濟──既「專氣致柔」,無欲無為;又「至大至剛」,義無反顧。完滿的人生,當同時以儒道哲學來平衡調節,充實內在身心性命。

 

雖然我從事佛學研究,但對於儒道思想亦心有所好,偶然間想到「氣」在先秦道儒的異同,有感而發略表數語;然相信「氣」的相關哲學研究已不可勝數,這裡只是聊備一格。

(2021.7.15林建德貼於花蓮歇心居)

創意與嚴密

創意與嚴密

任何的作品,不管是藝術、文學、音樂、建築、設計等,甚至科學理論的建構、方程式的提出等,最重要的就是創意;此創意象徵一種突破,見人所未見、發人所未發之言,乃至行人所未行、做人所未做之事等,創意愈大所作就愈有價值,愈有該領域上的貢獻成就。

一篇論文的撰寫亦然,創意總是擺在前頭,試著提出新觀點、新見解和新發現。然而作為學術論文(尤其是思想性論文),嚴謹論述訓練是必要歷程,也就是創意的顯現必須伴隨學術的框限,經得起理性要求和邏輯驗證,因此論述的嚴密性是被強調的。

可知,一篇學術論文應符合兩個要件,一是創意呈顯,二是嚴密展現;而這兩點,如同先前「文以載道」所說,一篇文章不外兩個重點,一是「說什麼」、二是「怎麼說」,想說出什麼樣的新意,以及如何表達這樣的新意。倘若能掌握住兩大基本要領,大致已得到學術論文書寫的心法。

不只是學術論文,一般文章書寫也要試著滿足此兩點,否則似乎是無病呻吟。事實上,文章書寫應是人之為人的「本能」,所謂的「不平則鳴」、「不吐不快」等,意味著人都有話要說、有事想分享,是以把「作文」拉回到這樣的直覺,順此「本能」去表達及抒發,寫文章乃至寫論文就成了自發性、自然而然的活動了。

相關文章 「文以載道」 好論文的三個標準

 (2021.7.15林建德貼於花蓮歇心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