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8月24日 星期六

新人新氣象,新局新未來

2019. 8.24  Sat.

新人新氣象,新局新未來

八月中旬學校公告新任主管名單,這猶如聯考「放榜」一樣,亦在榜上看到自己名字。是的,隨著八月一日新任校長上任,我也跟著接受新職,擔任慈濟大學宗教與人文研究所所長。

 

來到宗教所任職邁入第十三年,升上正教授也已滿三年,人世間物換星移總是有新舊交替、世代傳承的時候。尤其今日高等教育發展面臨嚴竣挑戰,擔任主管只有更忙而不可能更輕鬆,自知從此之後除了教學、研究之外,行政工作所必須花費的時間大幅度增加。[1]

 

對我而言,行政工作既是不能不做、也不能太做。不能不做是因為這是學術生涯的一部份,不只是一種承擔,也象徵一種歷練;而不能太做是因為學術研究及教學才是我個人之所好與所長,而且我也謹記「政治是一時,方程式永久」的道理。

 

每一階段有每一階段該做的事,做官絕不是為了權力,而是為了做事,做事是為了服務大眾,也因此我是抱著「服務」的心態,盼能為學校、為慈濟作一點事。特別是所做的事跟自己的專業和興趣相關,因此我樂於把它做好、做圓滿。

 

尤其這是佛教辦的大學,我所任職的又是宗教系所,自許當以慈濟心來做慈濟事、當慈濟「官」──在慈濟當「官」沒有名位考量卻只是為了理想。我也會謹記《靜思語》:「做事要理智,做人要圓融」的警示;當然做事、做人之外,做學問是不會忘記的。

 

總之,隨著新校長上任,我也有了新任務的承接,大有心志昂揚之感(「新官上任三把火」);值此新人新氣象,也盼在前人辛勤耕耘的基礎下,再為宗教所、為大學、為慈濟志業開創新局新未來。



[1] 其中­「招生」是一大考驗,猶如前任王本榮校長所言:「沒有招生,只有往生」、「招生不利,只好招魂」,顯見高校之生死存亡的險峻。




小詩(666)~(669)之做事四首

2019. 8.23  Fri.
669
「職志合一」
在慈濟中做事
做自己該做的事
心懷感恩

在做事中修行
修慈悲願利他行
感恩於心

668
無事可做
不甘寂寞
事事要做
不堪其擾

667
事多不如事少
事少不如事好
事好必先心好

美好的心因應萬事
事多事少無不美好

666
諸事紛陳
紛至沓來
應接不暇
一片混亂

凝定片刻

任外境無常變動
願我心如如不動!

佛陀「不欲說法」之可能啟示

2019. 8.22  Thurs.
佛陀「不欲說法」之可能啟示
佛陀成道後,多日不欲說法的傳言於不少佛典中皆有此記錄載,證明佛陀確有「默然不欲說法」的事實。[1]

此不欲說法的理由,不外以下兩點:第一、正法甚深微妙,與世相反;第二、眾生為染欲、愚痴冥,不能信解。最後在梵王再三勸請下,佛陀始起悲心說甚深法,而且是「依機設教」,根據眾生根器的不同而有不同的說法,並且是「為信受樂聽者說,不為觸擾無益者說」;[2]而《中論.觀四諦品第廿四》:「世尊知是法,甚深微妙相,非鈍根所及,是故不欲說」的記載,也是就此而來。

佛陀成佛後之不欲說法,給人無限想像空間,不欲說、不可說而必須說時,不管怎麼說,皆徒留無限的想像。這除了眾生根機太鈍、佛法義理太深外,彷彿又有其它可能的弦外之音。

例如現今學界公認阿含經教(在南傳即為尼柯耶)最貼近佛在世時的說法,代表佛陀教法的原始乃至真實面貌,定位成為「佛陀本懷」,然而實情是否如此?

如果佛之說法僅限於阿含,「不欲說法」似乎是多餘(畢竟阿含的義理是平實而親切的),從不欲說到最後的廣為宣說,佛陀內心裡經歷了什麼樣的轉折?佛固然是為了「慈悲」而說,但所說的是否即代表他內心真正想說的呢?

這也讓人聯想阿含之外別有其它的可能,如印順法師所說:「深深的覺得,初期佛法的時代適應性,是不能充分表達釋尊真諦的。大乘佛法的應運而興……確有他獨到的長處。」然而「不能充分表達釋尊真諦」,但究竟什麼才充分表達釋尊真諦?華嚴、法華或般若、唯識等其它各種可能?

如此不免形成「就只是阿含」與「不只是阿含」的兩種對立,關乎小乘與大乘的對立,而大乘佛弟子所持一定為後者(「不只是阿含」)。

「不只是阿含」,那到底是什麼?又還有什麼呢?

多於阿含、不只是阿含,不代表就一定是華嚴,一如天平的兩端,一端A物明顯重於另一端五公斤的B物,A物可能是十公斤(或更多),也可能是六公斤不等。也因此有著諸多可能的想像,甚而落於神教信仰模式的想像,大乘佛法的豐富性、多樣性於此可見。

總之,佛陀成佛後之不欲說法,予人無限想像的可能,於此情境背景下,似也意味著佛弟子必須尊重佛法之多重理解與多元信仰,每個人各依自己的因緣條件,解讀和實踐所相信的佛陀教法(「隨類得解」),而不能輕易地高推自門而貶損他宗。



[1] 如僅以《阿含經》為例,《增一阿含經》說:「爾時世尊得道未久,便生是念:我今甚深之法難曉難了,難可覺知,不可思惟……設吾與人說妙法者,人不信受,亦不奉行者,唐有其勞,則有所損。我今宜可默然,何須說法?(T02, p. 593, a24-b1) 《長阿含經》亦言:「佛告梵王:如是!如是!如汝所言:但我於閑靜處默自思念,所得正法甚深微妙,若為彼說,彼必不解,更生觸擾,故我默然不欲說法。我從無數阿僧祇劫,勤苦不懈,修無上行,今始獲此難得之法;若為婬、怒、癡眾生說者,必不承用,徒自勞疲。此法微妙,與世相反,眾生染欲,愚冥所覆,不能信解。梵王!我觀如此,是以默然不欲說法。(T01, p. 8, c1-9)
[2]  在上述的經文中,《長阿含經》接著說:「時梵天王復重勸請,慇懃懇惻,至于再三。世尊!若不說法,今此世間便為壞敗,甚可哀愍,唯願世尊以時敷演,勿使眾生墜落餘趣。爾時世尊三聞梵王慇懃勸請,即以佛眼觀視世界。眾生垢有厚薄,根有利鈍,教有難易,易受教者畏後世罪,能滅惡法,出生善道。……爾時世尊告梵王曰:吾愍汝等,今當開演甘露法門。是法深妙,難可解知。今為信受樂聽者說,不為觸擾無益者說。(T01, p. 8, c9-22)

小詩(662)~(665)

2019. 8.21  Wed.
665
聖戰?
以信仰為名的殺戮
戰士自以為的榮耀
神的眼底只是恥辱

664
成佛後的佛
不欲說法

是眾生根機太鈍
是佛法義理太深
還是另有其它?

不欲說、不可說而必須說──
不管怎麼說
徒留無限的想像

ps. 經典普遍記載佛陀成道後不欲說法,如《中論.觀四諦品第廿四》:「世尊知是法,甚深微妙相,非鈍根所及,是故不欲說。」

663
混亂的心
如滿天揚起的塵沙
遮蔽眼前的路
認不清前進的方向

寧靜的心
如潔淨明亮的玻璃
望穿窗外的景
看清楚世間的萬象

662         
在自己身上
看到父母的影子
在孩子身上
看到自己的影子

業習相續之「債留子孫」?
亦或是
恩澤後世之「祖德流芳」?

一日一生

2019. 8.20  Tues.
一日一生
一天是一生的縮影,人的一生可以略分為幼年、少年、青年、壯年、中年、老年及晚年等,人的一天也可以分凌晨、黎明、早上、中午、下午、傍晚、深夜等。

每個階段有每個階段適合做的事,人也應順著時節因緣行事,如易學說:「與日月合其明,與四時合其序」,如此生活作息的安排亦然,不管是一生或一天。

隨著年紀愈長,愈應該學會順勢生活。年輕時心血來潮,晚上我還是會勤奮的讀書、寫文章,但過了一定年紀,就告訴自己晚上儘量不處理複雜之事,不要過度用腦,也不讓自己心煩意亂,最多就只是輕鬆寫寫小品、隨意看書上網而已。

黃昏猶如一個人生命的初老,「及其老也,血氣既衰,戒之在得」,因此愈是到了晚上愈是該休息,理應清閒、放鬆過待一切,不要再想特別做些正經的事(如寫論文), 好好體會「戒之在得」的意境。

如此,退休不是等到年歲近了才退,而是每一天到了晚上時就要「退休」──「退」一步心寬念純,「休」一會怡情養性,如此學習放鬆也是一種智慧,一種人生的修煉。

相關文章  人生境界

小詩(658)~(661)

2019. 8.19  Mon.
661
心隨境轉
隨業流轉
是凡夫
境隨心轉
福慧增長
是道人

660
當人們抱怨著世界醜陋
盲者暗自慶幸
原來
看不見的世界比較美麗

659
解行並重
理論建立觀念
對治煩惱
實踐熟練方法
降服習氣

658
鬆緊之間
是一種對立
武裝自己
不讓外界入侵
是一種接納
開放自己
萬物與我為一

人間佛教的「中道」特性

2019. 8.18  Sun.

人間佛教的「中道」特性

中道」是佛重要法義,而且是共理共義——所有佛教傳統所共同接受的;在人間佛教」之「以人為本」的思想即具有明顯的「中道」性

 

印順法師認為人在五趣中位居中央,為五趣的中心,上有享樂天堂,下是極苦地獄,一邊太苦、無法修行而只有受報另一邊太樂難以修行而重於享福,獨有人間的修行環境恰到好處,雖有苦卻未必是極苦,有樂但不是長久的

猶如佛法所說的「八難」,地獄、餓鬼、畜生剛好相對於長壽天的兩端,聾盲瘖啞和世智辨聰又剛好是兩端,生於佛前、佛後亦是兩端(唯有佛在世才得以親聞佛陀說法),至於生於邊地即是「落於一邊」,「邊」即偏離了「中」而不得聞佛法,此皆意味著「中道」是最好的修行,不管是外在環境因素,還是內在個人條件皆然。

可知「人間佛教」之主張人身難得、人間修行,其本身即具有一定的「中道」思維,尤其印順法師的「人間佛教」思想更是如此。


印順法師之不認同神化與俗化、天化和鬼化的佛教,即可說是反對兩種偏差的極端。拙文<印順佛學的史學與哲學性格表示他的佛學詮釋展現出「離於兩邊,說於中道」的特色既不說「愈古愈真」也不接受「愈後愈圓滿」等,這也顯見他佛教思想的「中道性」,而他的人間佛教姑可稱之為「中觀學式」的人間佛教。

2019年8月17日 星期六

小詩(654)~(657)

2019. 8.17  Sat.
657
生命在呼吸之間
在呼吸中享受生命
呼吸在生命之間
在生命中享受呼吸

656
不求多福
只盼少禍
禍若遠離
福已降臨

655
相依相存
美善在醜惡中顯露
沒有醜也展現不出美
喜樂在苦痛中知覺
沒有苦也經驗不到樂

654
順應自然
痛苦爭奪而來的
也將悲傷的失去...

既不屬自己
毋須強求
既屬於自己
何須多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