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7月12日 星期日

「無常是苦」vs.「無常故苦」

2020. 7.12  Sun.

「無常是苦」vs.「無常故苦」

「無常是苦」和「無常故苦」分見於不同譯本的《阿含經》的記述中,[1]然「無常是苦」和「無常故苦」就中文語境來看,可能僅是語氣強弱或表達方式(如直接間接)的差異,實質內涵未必有相當大的不同,如「生病故苦」、「生病是苦」的區別。 

「無常」是佛法核心概念之一,以「苦」來述說「無常」,可知「無常」是一經驗性語詞。 

事實上,「三法印」中的「無常」、「無我」、「無生/涅槃」,以及相關的「緣起」、「中道」、「空性」等佛法的核心語彙,皆是經驗性語詞;其雖可以是哲學性的抽象概念,但絕不是虛玄、不著邊際的概念。 

此等概念是佛教的「智慧」,而「智慧」是「聞思修證」的過程,「聞思修證」中的「聞思」重於觀念知見的了解認識,而「修證」是經驗修持的實際體證,也因此上述等核心法義暨實相智慧,包含著概念性和經驗性兩個層次,用佛法語詞說明不同階段的修學,或重於「信解」(信悟和解悟)、或強調「行證」(行悟和證悟)。 

如果用簡單的三段論式或可以表述如下:

前提一:無常、無我、緣起、中道、空性、涅槃等是佛法的智慧。

前提二佛法智慧是聞思修證的過程。

結論:無常、無我、緣起、中道、空性、涅槃等智慧經由聞思修證所得。 

概念性和經驗性亦可說是理論和實踐的兩個向度,因此佛法不只是一種哲學思想,更也是一套修行系統,也因此佛法是「淺者見淺,深者見深」,也就是知解和體驗之「悟境」深淺問題。 

如此,佛法的經驗性、實踐性及實用性顯而易見,而之所以為經驗性的實證觀念,也在於「苦」的核心關注,畢竟「苦」的感受就是如此的確切真實,而絕非是「無病呻吟」、想像而來的。


[1] 「無常是苦」,如《雜阿含經》卷1:「「若無常,是苦耶?」答言:「是苦。」」;「無常故苦」如《別譯雜阿含經》卷16:「佛復問言:「若是無常,為是苦耶?為非苦耶?」比丘對曰:「無常故苦。」」。

科學是外道?

2020. 7.11  Sat.

科學是外道?

「科學是外道」,偶見於傳統佛教信仰者的評判,而此一說法明顯是對科學的貶抑。然而科學知識為現代人所廣泛學習,而且普遍應用在生活中並從中受益,例如現在沒有人出門不坐車、不開車,而汽機車等本身即是科技下的產物。可知科學雖未必及於深度的心理層面,但卻幫助解決物理以及生理層次等諸多問題。 

科學是當今普世性的共通語言,反對科學甚至全盤否定科學價值,無異成為「全民公敵」,這樣的佛教徒無異於「基本教義派」或「宗教極端份子」。 

一如「五明」中,除佛學之「內明」外,其它四明可視為「外明」甚至「外道」,但相對於「內明」的「外明」,雖不足以滅苦實現解脫,但至少也是「身苦」的減除;除「醫方明」診治疾病,以及「工巧明」製造日常生活所需外,「聲明」關乎人際之間的語言溝通,也有助於佛法的傳佈,而「因明」之以清楚思想明辨是非真假及對錯善惡,都具有重要的價值。 

可知「外明」作為工具,本身雖不是目的,但卻有助於實現目的,也因此作為菩薩沒有「內外」之分,反而要「內外兼修」,既「由內而外」且「由外而內」。 

或者說,相對於智慧的「內明」,「外明」可視為是知識技能,雖然知識不同於智慧,但知識之善用卻得以服務人生,助於智慧的增長。 

如此,科學之為「外明」是「方便法門」,有其局限卻亦有貢獻,善用其正面效能以作為自利和利他,何嘗不是菩薩面對科學應有的態度? 

相關文章 「外道亦道」   

小詩(1123)~(1126)

2020. 7.10  Fri.

1126

生死流轉

赤裸裸的來

像一張大白紙

重新開始

 

赤裸裸的走

印上五顏六色

輪迴不止

 

1125

沒有身體

會不會有苦?

惡業深重

苦不需身體

直在地獄受苦

 

沒有身體

會不會有樂?

善緣圓滿

樂不需身體

直在天界享樂

 

1124

無常

一片葉子樹上掉落

有生即有滅

夢幻泡影不再緊握

常樂我淨無垠空闊

無生亦無滅

 

1123

即人成佛

信仰

不是接近佛、遠離人

而是擁抱人、走向佛

「哲學的修煉」

2020. 7.9  Thurs.

哲學作為一門學術

哲學作為一門學術有其利弊,哲學性情重的人往往不拘小節,因於創意的天馬行空,使在觀點的表達上未必盡符學術規範的形式要求。相對的,學術研究的嚴謹時而限縮新見的創發,而只能處理一些細小問題,減損思想的開闊性和啟發性,這也足見哲學創意與學術嚴密之「平衡」不是件容易的事。 

哲學作為一門智慧之學,智慧是否能以學術方式呈顯,恐怕見解不一,畢竟哲學一旦以學術形式來論究分析,哲學成為知識而未必還是智慧(雖然知識和智慧間不是截然二分的)。可知哲學作為一門學術有其利弊,哲學順應學術運作機制,如升等或考核評鑑等要求,publish, or perish的殘酷現實,總不免走向「狹小主題、制式方法、迎合流行」(朱敬一所言)。 

智慧需要經驗的體悟,關涉價值性的「心領神會」,如禪宗所說的「悟」,屬於一種「智的直覺」,如此之「智悟」冷暖自知,有時不能說或說不出,無法形諸於語言文字。 

此外,哲學不只是學術而更是「道術」,主要在於「人格涵養」,過去的哲學家即是「求道者」,這在古希臘、中國和印度的哲學傳統皆是如此,但今日哲學界談人格涵養而且躬身實踐已少之又少,即便從事東方哲學者亦然。 

「尊德性而道問學」,理應是哲學的理想,關心生命終極性問題的探索,包括什麼是真實/實相?什麼是幸福?如何幸福?為什麼需要道德?人生是否為苦?及至於人生意義、生活目的等價值反思;雖然其間沒有標準答案,但卻依舊值得探尋,因為探尋本身即是益處所在,過程即充滿著收穫。 

哲學作為一門學術,知識的操演方式容易普及,但也可能因此走向制式平庸。相對的,哲學應當回到「智慧」本身的關注,復歸哲學作為「求道」之學,除了開闊思維與寬廣觀照外,還要有親身實踐的體驗感受,如此「知行合一」、「解行並重」才是「哲學的修煉」。 

相關文章 哲學思想 vs. 知識學問

小詩(1119)~(1122)

2020. 7.8  Wed.

1122

愛之苦樂         

因愛而抓取

抓取而執著

執著而痛苦

 

因愛而給予

給予而自由

自由而安樂

 

1121

「水能載覆」

有愛就有苦

如茫茫大海

看不到彼岸的盡頭

 

有愛沒有苦

如荒漠甘泉

滋潤了大地的清涼

 

1120

回到家

看見父母、看見妻小

依然健在、一樣可愛!

外頭吹起風雨

顯得微不足道!

 

1119

是她

教導他

學習愛

雖然

無數爭吵中走過

而且

還要繼續走下去!

慈濟學之二路開展

2020. 7.7  Tues.

慈濟學之二路開展

慈濟學研究之提倡,慈濟學研究若要作出顯著貢獻,或許可以分成兩種研究路數,一是消極的說明辯護──對外界生起的質疑進行澄清,另一是積極的介入論述──對社會乃世界情勢各種議題,提供觀點的參照及啟發。

 

慈濟開創性作為,帶來一定革新氣息,如佛像「宇宙大覺者」的創作即是一例,然也因創意而引來一些非議;包括證嚴上人「善門入佛門」之「修福先於慧」,也引發佛教界「修福不修慧」的刻板印象,這些都值得適切提出澄清乃至辯護。

 

此外,菩薩道上面對眾生各種問題,尤其是倫理學諸多爭議,如社會上討論的廢死、安樂死、代理孕母、乃至「同婚」議題等,雖然具高度爭議,但慈濟觀點暨佛法智慧的啟發也是值得嘗試。只不過,慈濟以慈善為主調,廣開善門海納百川,有時避免徒增困擾,「默然」是最好的因應之道,而不需「主動出擊」。

 

消極的辯護與積極的論述有時兼而有之,例如慈濟近來強力「勸素」之「非素不可」,即有深度論述論證的必要,不只為自身主張作呼籲,同時也為公共議題發聲,闡發素食之於生態保育、氣候變遷、動物保護、疾病預防及健康促進等正面效益。

 

總之,慈濟學研究大有可為。事實上,不只慈濟學,任何關心自身信仰發展及「現代化」都面臨此兩重路數的挑戰,不只自己站得住腳,同時也可以啟發他人,如此之「自利利他」,正是大乘菩薩道所強調的。

小詩(1115)~(1118)

2020. 7.6  Mon.

1118

再怎麼壞

都會陪你的人

再怎麼錯

都還愛你的人

是家人!

 

1117

面對家人

只有感恩

別無其它!

家人是恩人

 

1116

「推己及人」

懂得

愛自己身邊的人

才是真正的好人!

才得以成為

真正的人()…

 

1115

且別談

高遠理想、偉大抱負

只問眼前每天共住的人

知道了多少?

瞭解了多少?

2020年7月5日 星期日

「意生身」

2020. 7.5 Sun.

「意生身」

「意生身」之「意生」,南傳作manomayā譯為「意所生的」、「意所成的」,而「意生身」manomayaṃ kāyaṃ)可知為「意所生的身體」、「意所成的身體」,菩提比丘英譯為「心所成的身體」a mind-made body,由禪定所生、神通所現的高度心靈精神的展顯。

 

不過,就阿含佛典,《雜阿含經》第957:「眾生於此處命終,乘意生身生於餘處,當於爾時,因愛故取,因愛而住,故說有餘。」──簡短的一句,透露出兩個訊息,一、「意生身」尚未解脫(「有餘」),卻還復受身、生於餘處;二、之所以「有餘」是「業」的造作,因「業」的愛取而有生命的存在(「生死流轉」)。如此「意生身」似無異於「業報身」。

 

上述經文脈絡,乃對於「命即是身」以及「命異身異」二邊無記的探問,表示凡是有業的存在就有生命存在之簡明道理;就像火的燃燒一樣,只要有燃料、有空氣(風),燃燒就會持續進行著,有業的造作就會有生死輪迴。

 

如果依據佛法「意業為最重」(乃至於「意即是業」)等觀點,(意)業的造作而「得此識身」,感得「有識之身」,如此「意生身」就初期佛教而言或許即是「業報身」。

 

雖然《雜阿含經》957之「意生身」透露出「業報身」的觀點,但「意生身」在不同脈絡有不同理解的可能;如以「意生身」描繪深入禪定的心靈境界外,後世甚有以「意生身」為「中有」、「中陰身」等,而近於神教信仰所謂的「靈魂」。

 

總之,「意生身」是一個有意思的概念,不管就佛學或哲學而言,都值得進一步深入探討,這裡只是相當初步記錄下零星雜想的片斷。

 

相關文章 「業報身」  從「意業為重」到「福德一致」

相關論文 佛教「意業為重」之分析與探究

「業報身」

2020. 7.4  Sat. 

「業報身」

大乘佛法說佛有「三身」,分別為「報身」、「法身」、「化身」,「報身」所指是「色身」,即看得見、摸得著的血肉之身。

 

在初期佛教中應是著重於「報身」的概念,如《雜阿含經》第294經:「彼愚癡無聞凡夫無明所覆,愛緣所繫,得此識身,彼無明不斷,愛緣不盡,身壞命終,還復受身;還受身故,不得解脫生、老、病、死、憂、悲、惱、苦。」

 

此相應於「十二因緣」之教說,凡夫之軀受無明與貪愛之業力感召,識入母胎後名色增長,而有種種六根活動及造業歷程。

 

「報身」,就一般凡夫而言又名「業報身」,帶著業力而來的身體;如此身體的狀態和「業」有一定關聯。

 

業報可初分為善惡二種,因著「善惡業」會有「苦樂報」,而苦樂是身心的確切感受,因此苦樂往往是建立在身體經驗上,佛法之關心「有情眾生」,也正因為他們有明顯的苦樂反應。

 

身體是業報的結果,由此可知在佛法中,非但心意識不是一純然的生理語彙(即大腦),身體也不僅是生物學、醫學等可以全然解釋的;身體存在及其一切可能的發生(尤其是疾病),都和一個人的業力有關,所謂「業生色」亦也在此。

 

佛教中的「業報身」、「業生色」等概念,說明了身體不只是生物性的,而且也是價值性的存在,一個人長遠的道德行為(「業」)決定其身體狀態,不只是這一生、還有前生,以及無限可能的過去世。

 

既然牽涉之因緣深遠廣泛,因此一個人身體狀況的任何變化(如生病),都是某種「業力現前」,在業果業報的背後有其一定的業因業緣,只是「業緣不可思議」,不能完全解明其背後盤根錯節的複雜關係。

 

總之,佛教身體觀的探討,背後或也涉及了業報思想,健康象徵著福報,也意味善業功德累積的果報(善報),身體的存在其實也是「微細、極微細,甚深、極甚深,難通達、極難通達」。

 

相關文章 疾病的四種向度  業緣決定論(業生色) 身體之最重要也最不重要

小詩(1111)~(1114)

2020. 7.3  Fri.

1114

小孩是百憂解

太太是安慰劑

兩種藥若隨身攜帶

人生的路順暢無礙!

 

1113

打從選擇愛她

就決意

愛她到底!


縱然愛的深淵

探不到底

 

1112

在家裡

只有愛、學習愛

愛以外的大道理

全都放到門外!

 

1111

「牽手」

這是一件神奇的事

他是她的人

這是一件美妙的事

她是他的人

 

因緣不可思議

牽手人生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