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0月19日 星期五

無明之惡

2018. 10. 19  Fri.

無明之惡

二次大戰的禍首納粹希特勒在臨死之前,真覺得自己做錯了嗎?從他的「遺囑」中,明確知道他一點悔意也沒有。事實上,許多「惡人」都給自己「造業」的理由,藉此得到安心。如希特勒在偏激種族理論的激化下,認為文明起源於白種人,白種人是最優秀的民族,而猶太人等其他族群皆是十分低下的,為了促進人類文明的進化與開展,必須讓這個民族在地球上消失。在這樣偏差的觀念下,將近六百多萬猶太人遭到屠殺。

 

任何一場戰爭、任何一個殺戮,主事者莫不給自己一個「作惡」的藉口。不只是位居要津的領導者,一般人立身行事的過程中,一旦遇到兩難情境,也慣於「合理化」自己的行為。

 

例如「動物倫理」的反思上,葷食者其中一個放心喫肉的理由,在於牛豬雞鴨魚等不是我殺的,吃之無妨;然而,當吃豬的人認為:「不是我殺的」,殺豬的人卻表示:「他們要吃我才殺」,因此也覺得安心。可知,每個人都為自己找到「心安」的理由,而讓可能的「惡行」感到舒坦,甚至不只是舒坦,也賦予工作上的意義與價值。

 

如此,殺豬的人不認為自己有任何不是,甚而是「功德」一件,猶如希特勒原初立意可能是好的,即為了長遠人類文明進展而言;但意圖良善不代表認知正確,相對的卻作了極其愚昧的判斷。

 

動機雖是好的,但手段卻極其殘暴,結果亦甚為慘烈,如希特勒之帶來數千萬人無以復加的傷痛,造就史上莫大的災難和悲劇。可知,「惡」的始源在於無知和愚痴,這也是佛教以「無明」為輪迴的根本,人們唯有「覺悟」才能避免一切錯誤的發生。


相關文章  無明是造業根本  萬惡痴為首       善之偉大與平庸

小詩(266)~(269)

2018. 10. 18  Thurs.

269
心的節奏悠然
美好就跟著你運轉
愛的能量充滿
幸福就伴著你溫暖……

268
諸行無常
天行有常
無常中常
常中無常

267
現實是殘酷的
想像是美好的
現實把眼界限縮
想像卻視野大開……

266
大自然
溫暖我以陽光
滋養我以空氣
潤澤我以雨水

一切無以回報
只有感恩…...

「自立自強」

2018. 10. 17  Wed.

「自立自強」

不久前,我學生時代認識的一位師姐來電與我長聊。她兩個孩子不是留英就是留美,其中留美的孩子一待就是八年,每年學費加生活費(食衣住行)要花上三百多萬台幣,八年下來花了大概兩千五百萬元。

 

好不容易今年孩子畢業,打算待在美國發展,也已找到了工作,但考慮月繳的房租都一去不回,不如買房自住,然而「頭期款」卻苦無著落,於是又打主意到父母身上。

 

師姐說他先生這些年來為了孩子的教育費用,工作量有增無減,身體也跟著蒼老許多。明明到了退休年紀,但為了孩子的將來,還是像年輕時一樣拼命賺錢;聽了之後我不勝感慨。

 

「天下父母心」,不少父母為了讓孩子不輸在起跑點上,甚至是贏在起跑點上,不惜重金、大手筆栽培小孩,這究竟是好還是壞?是對還是錯呢?

 

雖然我也曾有留洋攻讀學位的計劃,但龐大的開銷讓我壓根兒沒想到要花家裡半毛錢,即便家裡可能支付得起,但也不該、不敢奢望,這或也是一種「志氣」的表現。畢竟有本事出國讀書,就要有本事自己掙錢,拿不到奬助學金,那就去當中文家教,在校園工讀,或去餐廳打工等,憑著自身能耐去賺取學習和日常所需,而不是伸手向家裡求援。

 

愛之或適而害之,孩子之「靠爸」、「靠媽」,相形之下弱化了本身的意志與能力,也易養成予取予求不懂珍惜的慣習。

 

而且,我們要試著去賺外國人的錢,而不是僅讓外國人賺錢。我曾聽聞一些師長,留學不只沒花到自己的錢、家裡的錢,還存了數百萬台幣學成歸國。早期留學生之清苦、上進與勤奮,乃富人子弟所無法想像,也追趕不及的。 


同樣的,日後小女若要放洋留學,一切全靠她自己;「自立自強」,過度依賴只會讓自己陣亡。當然,未來該留給她的一毛也不會少。

小詩(262)~(265)

2018. 10. 16  Tues.

265
人的疾病
是他性格寫照
人的苦痛
是他思想表露
人的解脫
是他智慧顯現……

264
善之解行
忙著行善
不知什麼是善
不足以為善人
空談著善
身不及於行善
更不足為善人

263
換我心為妳心
她在那裡
他在這裡
身的距離遙遠

她在他中
他在她中
心的電波相連

262
讓一個人
失去自由的方式
就是讓他
當更大的官
賺更多的錢

如在鳥翼上鑲金……

到哪裡都一樣

2018. 10. 15  Mon.

到哪裡都一樣

環境固然影響一個學者的學問成就,但不管身在何方、住居何處,一個文人的生活方式大多一樣(尤其是人文學者),還是自己讀書、思考和寫文章,環境的限制已然不是限制。

 

如此,在心態和行動上漸趨於「守成」,往好處想是「穩定」,往壞處想卻失之於「保守」。

 

我的身份暨職業決定了生活方式,看似空檔很多卻沒有多大空檔。雖然是住在山海環繞的花蓮,卻很少出遠門,周末假期就只有近郊走走,或去海邊、或往山間,對我而言已然足夠。

 

事實上,一個好靜、慣於獨處的生活和工作模式,只要找到「宜居」的環境,就可以放心寬心的思考寫作,到哪裡都是一樣的。而既然到哪裡都一樣,於是「如如不動」,心就安住於現今的一切,不作其它非分之想。 


「一切唯心造」,與其改變環境不如轉換心境;或者說 「境隨心轉」,只要心情善於調整轉化,任何環境都可以「無入而不自得」。

小詩(258)~(261)

2018. 10. 14  Sun.

261
看不見自己長像
忘了自己小時候的模樣…...

直到看到了她
我的女兒
種種的一切逐漸明亮
既熟悉又遙遠的呼喚…...

260
殘破的身軀
安住在佛法信仰上 !
面對一切苦難
內心坦蕩
了無遺憾……

259
與其害怕犯錯而一無所獲
不如善加把握而放膽去做…...

258
小孩不要嘲笑爸媽落伍
是他的落伍
換來你的成長!

先生不要嫌棄太太駑鈍
是她的駑鈍
支助你的前進…...

ps. 因人而異,先生亦可換成太太。

向上升進

2018. 10. 13  Sat.

向上升進

哲學史家馮友蘭把人生分成「自然」、「功利」、「道德」、「天地」四種境界,其中「自然」境界的「自然」,所指為人類的原始本能,關心的是生理和身體需求的滿足。然而,「自然」一詞在中國哲學(尤其道家)別有深意,如《老子》所說之「道法自然」,因此更適切的說當為「本能」境界。

 

「求生」是人類存在的第一步,食衣住行先能得到安頓;於此之後「不安於分」,多還要更多,於是有「利害」的考量,這或是所謂的「功利」境界。

 

然疲累於你爭我奪,私欲之「利己」外也想到無私之「利他」,於是「義利」之間更重於「義」,「道德」亦成了人生一種境界。然而「道德」是不夠的,不管是儒家的「止於至善」、道家的「天人合一」、以及佛教的「涅槃寂靜」,都強調終極價值的實現,因而有「天地」境界。

 

馬斯洛的需求層次理論(Maslow's hierarchy of needs)也表達出類似的想法。人之生存狀態,從基本的生理需求到安全需求,再到社交和尊嚴需求,最後是自我實現及至超越自我,這和馮友蘭之人生四境界看似有類比的空間。前者重於心理學角度的分析,後者重於哲學式的反思,皆標示最初為求生存,最後追求極致和超越,都區分出「獸性」(動物性)和「聖性」(超越性)的兩極。

 

「人之異於禽獸者幾希」,人們食飽睡暖後,究竟該做些什麼?心思氣力該集中於何處呢?是更多的傷害還是更多的善行?雖說「衣食足,知榮辱」,但這世上許多人衣食足反不知榮辱,而做出傷天害理情事。

 

事實上,世間苦難偏多,全世界七十多億人口中,不少人連活著都成了問題,更談不上生命的品質與尊嚴,而我們身處在安和富足的國度裡,沒有戰亂、沒有饑荒、沒有瘟疫等,知足感恩之餘,更該做一點有意義的事,往人生更高的境界升進。

 

相關文章 人生境界

2018年10月13日 星期六

被遺忘的佛陀

2018. 10. 12  Fri.

被遺忘的佛陀

有些人質疑:信仰佛教的區域或國家,如西藏、斯里蘭卡、緬甸、不丹、柬埔寨泰國等,都不能算是先進強大的國家,甚至是貧窮落後的,在政治上不見(或少見)正義、平等、民主、自由、法治等的追求和重視,對知識的研發與創新(如科學知識)也遠遠不及。相對於此歐美以基督宗教為主的國家卻生活富裕國力強盛。對此,我初步思考或有以下可能


一、佛教雖有大乘菩薩道的入世思想,但解脫畢竟是核心關注,如此關心彼世而不重於此世,重於精神而不強調物質,也所以社會的改革與進步以及科技的和發不免受限。

 

二、信仰是一回事,實踐又是另一回事。佛教信仰有權有實,多元多方;倘若以方便法門為重,佛法真實、佛陀本懷難以顯揚(如菩薩法門,佛教理想的開展與落實亦受到限制。

 

三、佛教信仰如同其它宗教信仰一樣,旨在照顧苦痛、苦難的人,而這些受苦的人,往往是社會中最底層的,教育背景和文化水平不算太高;而好的信仰被程度不好、資質欠佳的人信到了,為了迎合他們、投其所好,好的信仰也難以真正好的起來。[1]

 

四、相對於宗教信仰因素,其它包括民族性、歷史背景、政經形勢、環境資源等成因也必須考慮進來,而不是只有單一原因。

 

歐美西方國家雖沒有信奉佛教的悠遠歷史中,然沒有菩薩之名,卻有菩薩之實。如民初太虛大師遊化歐美,發表《西來講佛學之意趣》說:「歐洲今富聖人之才而缺聖人之道,吾人今有聖人之道而乏聖人之才。有道乏才,即不足證其道;富才缺道,則不足以盡其才。得聖人之才以授聖人之道,是為吾至歐講佛學之總意趣。

 

國力之強弱不只在於「聖人之道」的有無,而也在於「聖人之才」的有無。東方佛教國家可說少了「聖人之才」,也因此縱有「聖人之道」,各方面進展仍舊落後;相對的,西方基督信仰之國家雖未必有「聖人之道」,卻人才濟濟、不乏「聖人之才」,也因而強盛起來。一些信仰者奉行基督宗教的「使徒」精神,犧牲、奉獻以及無私大我,包括原有的積極進取、冒險犯難等民族性格,亦使得爭取民主和拓展科學上長足領先。

 

倘若大乘精神能弘揚開來,菩薩人才多而優異,不只佛教本身興盛,以佛法信仰為主的國域亦自是強大。所以佛教信仰無助於民主、科學的推展,甚而妨礙之,應仍待商榷。

 

相對的,兩千五百多年前佛陀之打破婆羅門傳統的種姓制度,力倡四姓平等,以及反對婆羅門教之天啟及祭祀信仰,而提倡理性、經驗等立場,都合於民主和科學的精神;只不過佛法在後代開演中,佛陀的先知特見被忽略遺忘了,甚至被背叛了,才在整個「現代化」進程中窮追猛趕。



[1] 這沒有任何階級歧視的意思,只是道出佛法在「世諦流佈」的適應過程中,不免要讓步妥協的現實。

小詩(254)~(257)

2018. 10.11  Thurs.

257
當太陽親吻花朵
花兒就笑得燦爛
當先生親吻太太
太太就樂得甜美

256
太陽光照一切!
花草樹木
對太陽表達禮讚──
樹木長得高大
花兒開得燦爛
小草生得翠綠

而人呢?
「活得喜樂」
即是最高禮讚

255
「家後」
太太背後的傾力相助
先生台前的備受擁護!
沒有她、哪會有他
支持他、更要疼惜她

254
深夜
花朵吐放芬芳
清晨
虛空遍滿清香

夜的悄悄
換得
花的嬌嬌
晨的美好……

學佛三心與上帝三全

2018. 10. 10  Wed.

學佛三心與上帝三全

學佛三要暨菩薩三心是信願、慈悲和智慧,相對於此,上帝具有全知(Omniscience)、全能(Omnipotence)、全善(Omnibenevolence)特質,即無所不知、無所不能、無所不善。如此,似可看出耶、佛信仰間某種相似性。

 

信願圓滿是「全能」,信願力是一種意志堅決的向佛求道之心,大雄無畏的力量與動能;至於智慧圓滿意味著「全知」,慈悲圓滿是「全善」,亦可想而知。

 

「三全」猶如佛教「三心」的圓滿,後者重於人類內在潛質全然的發揮和彰顯,前者把這樣的極致投射到耶和華上帝身上。或可說,神之全知、全能、全善下落於人,猶如人之「三事特勝」──憶念勝、梵行勝、勤勇勝之圓滿體現,顯示人類對美善想望及終極關懷的一致性。我們或可以統整如下作一粗淺對照:[1]

 

三不善根
人三特勝
梵行勝
勇猛勝
憶念勝
菩薩三心
慈悲
信願
智慧
佛三德
恩德
斷德
智德
儒家三達德
人心活動
意(志)
上帝三全
全善
全能
全知




[1] 此表格修自拙稿<「人類為本」與「眾生平等」>,收於《玄奘佛學研究》2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