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7月31日 星期四

「伊斯坦堡,我來了!」之1~3

2014. 7. 30
「伊斯坦堡,我來了!」之三
今天早上搬到新訂的旅館,整個居住品質大不相同,心情也隨之變好!

下午坐電車到亞洲區的Uskudar,前往Maiden’s Tower (or Leandros tower, Kiz Kulesi)。沿途焰陽高照,但因為依著海邊,加上風大,所以暑氣中帶些涼意。

Maiden塔距離陸地有兩百公尺遠,我們兩人花了40里拉的船票登塔。此塔歷史悠久,據說有許多故事,也曾在戰時被當做軍事據點引領船隻。關於這塔的過去種種,我們不很注意,但確實很享受在塔周圍及塔頂的風光,不只看到伊斯坦堡海港沿岸,也可望見不遠處的藍色清真寺等著名建築。

我們在塔頂逗留許久,感受涼風吹著、海鳥飛著、浪花聲拍打著的滋味。這裡的海鳥多,且由於風大,我們恣意看著海鳥乘風翱翔,牠們只要張開雙翼,隨著風吹即可浮沈漫遊,令人感覺很舒服。

一直到了六點多,肚子也餓了,我們才依依不捨登船上岸,到岸邊的露天餐館用餐。由於假日人多,此地又是絕佳夕陽西下的觀看點,因此幾快坐無虛席,餐廳人員亦應接不暇,點餐時間拖了許久。然而看到金黃色落日漸次隱沒的當下,「夕陽無限好」,又是另一番伊斯坦堡的美的體驗,想來這一切都是值得的!
搭渡船前往Kiz Kulesi
塔上望出
塔上望出
塔上望出


海鳥盤旋
夕陽西下

2014. 7. 29
「伊斯坦堡,我來了!」之二
既然是渡假,所以我們的行程並不緊湊,待在旅館中午過後才出外走走。今天到新城區的Dolmabahce Palace,這個皇宮沿著海岸建立,是一位蘇丹(Sultan)國王在1843年打造,歷時13年才完工。

既是皇宮所在,它的豪華、氣派、高貴、宏偉等,自是不在話下,285個房間、43個會堂(hall)、6個樓台(balcony)、1427個窗戶等等,顯見當初宮庭內的熱鬧繽紛,猶如濃縮版的巴黎羅浮宮或倫敦白金漢宮等。據導覽員表示,如果細看的話,一個星期也看不完,而我們只是在一小時內快速繞過一趟,走馬看花幾個重點。

當然,「爾俸爾祿,民膏民脂」,如此輝煌建築及奢靡生活的背後,代表的是無數平民百姓的眼淚和血汗;一個真正的仁王明君,絕不可能獨享尊榮若此,而甘心看自己的臣民受苦受難,因此在驚嘆皇宮內一切的同時,我也不免為皇宮外的一切感到同情和疼惜。

在鄂圖曼帝國Ottoman Empire垮台後,1923年土耳其共和國成立,此後Dolmabahce Palace除住過一位總統Ataturk外,之後就成為博物館供人參觀。

由於我們去的時間算晚(將近快四點),博物館五點半就關門,因此館內繞完後,就在宮廷花園隨意走走。隨後搭車前往另一個景點Taksim Square,據說這是伊斯坦堡最大的廣場,其中塑立著土耳其革命成功的紀念碑。

由於我們到達伊斯坦堡的時間點,恰好是齋戒月結束的三天假期,此猶如我們的農曆新年,因此各個景點都是人潮洶湧。在Taksim Square前往Galata tower途中的市集,亦可說人滿為患,我們就這樣沿著熱閙的商街一直走到Galata tower

Galata塔樓有61公尺高,據說登上塔樓看環狀瞭望整個伊斯坦堡,只可惜我們到時已晚,排隊的中途被告知八點半後已不開放登塔;所幸我們發現鄰近的旅館的頂樓餐廳,幾近於塔樓的高度,上樓後發現視野果然很好,雖不致於望見整個伊斯坦堡,但至少也有半個伊斯坦堡,可說是聊勝於無!
Dolmabahce皇宮
Taksim廣場紀念碑
Taksim Square前往Galata tower途中

2014. 7. 28
「伊斯坦堡,我來了!」之一
昨晚深夜離港搭機,前往伊斯坦堡。經濟艙內不大的座位,十多個小時航程,我大概只睡了兩個多小時;想想那些高大或肥胖的西方人,如此艙等的位子著實更為辛苦,此時就慶幸自己東方人的身材。

抵達伊斯坦堡是早上五點多,雖然睡得少,但精神還好,問了旅客服務中心搭車地點,即刻前往預訂好的旅館。

旅館雖是三顆星,但與先前香港所著的帝都酒店(Royal Park Hotel),相差實為懸殊,既小又簡陋,水龍頭不時發出怪聲,隔音效果也差,網路時而斷訊,甚而跳電,還在桌上看到剪下的指甲,旅館人員態度亦不好等,實和當初網路上看到的照片及介紹判若兩處,可說有「詐欺」之嫌。(唯一還不錯的是早餐及用餐時的景緻)

我和內人脾氣都好,隨遇而安,上述所說皆未向旅館抱怨,決定兩晚過後另棲它處。下午我們依著旅遊書籍簡介及網友推薦,往伊斯坦堡最著名的景點區找住宿,問了四個店家最後選定Kaftan Hotel,一來價位可以(60歐元一晚),二來視野不錯(可遠眺海港),三來服務態度親切。

在找旅館途中,我們經過著名藍色清真寺(Blue Mosque/Sultanahmet Mosque),順道入內參觀,雖然遊客如織,人聲鼎沸,但我仍被清真寺內數個虔誠而專注的靈魂所打動,感受到信仰的祥和寧靜,刻意多逗留一陣子。

沿路中我們也隨意買了當地攤販的小吃,如玉米、芝麻麵包、西瓜等來充饑。待旅館訂位後,了卻了一樁事,心情頗感滿足愉悅。我們找了一家有土耳其風味的餐館,於露天處用晚餐,一邊感受異國風情,一邊享受美食(當然還是素的),此時的悠閑放鬆,讓我們有渡假的感覺,頻頻跟內人說LG──Life is Good

路過一清真寺朝聖

(林建德2014. 7.31貼於伊斯坦堡旅次)

2014年7月29日 星期二

每日極短篇13

2014. 7. 27 Sun
國家形象
這幾天接觸的港人多,包括香港的學界朋友,對香港和中國的關係多一層認識。特別是這陣子港人對中國共產黨統治不滿,極力主張中國政府給予自選特首、港人之港等的實質承諾,引發「佔中」與「反佔中」的對峙。

台灣和香港的情況部份相同,如香港和台灣的民主與自由都遠高於大陸,至少網路資訊全然的暢通無阻,文明素養和公民素質整體上也好些,所以香港人、台灣人不想和大陸人相提並論,不願被貼上中國人的標籤。

雖然我的祖先來自中國,但這個「祖國」顯然未讓我們引以為傲,使得後代子孫急欲自清撇開關係。如多次旅行被認為是中國人時,我心理上不很樂見,有時被誤認為是日本人時,感覺反倒釋懷,不知道這樣的心態是否是好?

雖然人與人之間不該先入為主,而有國籍上的歧視,但國家形象確由政府及每一個國民所營造出來的,彼此間「共業」而利害相關。故我希望能有更多的「台灣之光」、「中華之光」等,爭取華人榮耀,讓黃皮膚、黑頭髮的我們在各行各業都能贏得國際間的尊嚴和認同。

2014. 7. 26 Sat.
業力之心
今天全程參與會議,並發表論文探討「佛教自然化」的課題,雖然時間有限難以高談闊論,但基本上已把我想說的要點都表達出來。

QA最後,我特別提及這幾年探究佛教「心意識」問題的發現,表示佛教的「心意識」密切關聯到「業力」概念,而之所以重視「業」,無非是為了實現「解脫」;也就是佛教的心意識理論關切更高層次的「業」與「解脫」的問題。

現代心理學、認知科學、神經科學等,主張研究「心」不外是研究「腦」,腦科學成熟通透後心靈實相即可全然掌握;但佛教的進路明顯不同,認為「心」絕不等於「腦」,而也正因為此基本立場的不同(甚至是衝突),才會有更多討論乃至辯論的空間,從這之間將可看出佛學對「心」之課題的可能貢獻。

2014. 7. 25  Fri.
Frank J. Hoffman
今天到香港尖沙咀逛,走到彌敦道商場大路,熱鬧的街景與擁擠的人潮,讓久居花蓮的我頗不習慣,還是喜歡待在幽靜的城市生活。

晚上參加研討會的歡迎晚宴,我和Prof. Frank J. Hoffman同坐。Hoffman寫有Rationality and Mind in Early Buddhism等,和他談話中有幾個觀點頗具啟發性,如他提到不同佛教徒的類型,如文化型佛教徒(cultural Buddhist)多因家庭背景和文化習俗而成為佛教徒,宗教型佛教徒(religious Buddhist)是以佛教的信仰及修行實踐為主,而哲學型佛教徒(philosophical Buddhist)則是對佛教的教理教義感到認同和推崇,重於了解、探索佛教義理。

雖然Hoffman過去以佛教思想和歷史探討為主,但談話中可感受到他對靈性修煉、慈悲利他等亦有關懷,可說是佛教學者中少數具有宗教情操的人。他還介紹了一些宗教和科學相關的資訊,歡迎我以後多跟他保持聯絡。

2014.7.24  Thurs.
東方之珠
今天是到達香港的首日,預計停留三個晚上,也藉此研討會機緣,順道在香港繞一繞,體會「東方之珠」的魅力,預計27號深夜離港,轉往伊斯坦堡。

二十年佛法同好瑋泓也偕妻小同行,讓這段旅程增添熱閙和趣味,特別那兩歲多的小孩,相當聰明伶俐,大概是我看過最可愛的男寶寶,也打破我「重女輕男」的小孩偏好。

今天初到港搭巴士,詢問司機和乘客一些問題,我用中文問,他們都用廣東話答,感覺不受尊重,這也約略讓我知道港人對大陸人的態度。撇開政治立場不談,有錢的內地人日漸湧進香港,但文明素養不見提昇,或也造成港人的反感。

如此我們台灣人講中文亦多少受到牽連;因此我和瑋泓想到台灣人到港多使用英文,應該是「去中國化」的自保之道。

2014.7.23  Wed.
禍從天降
今天和學長與朋友聚餐,學長提到他剛經歷一場二十多年的官司。學長沒說,我們看他平常笑容可掬,不會想到他有這樣的倒楣事,但禍從天降,厄運確實發生在他身上。

學長是高考公務員,在公家機關上班,剛升上主管一個多月,單位就發生特別費帳目核銷不實的問題。但學長不過是蕭規曹隨,跟著前人報帳流程,以之為作業程序,但卻被當圖利共犯起訴,曾收押達三個月,官司從一審一直打到三審定讞,一晃眼即二十多年;雖然最後「緩刑」收場,但過程的煎熬、折磨,不為外人所知。

學長始終認為他是無罪清白的,甚至也是受害者之一,但司法的審判卻不能還他公道,而成為人與人(政治)鬥爭的工具,我們聽聞後實感世間的殘酷無情。還好學長有宗教信仰,支撐他走過人生的黑暗時期,否則二十多年的訟累纏身,虛粍精華時光在此,令人倍覺悲慘!

進出醫院是病苦,出入法院是心苦,醫院與法院是人一生中要避免的兩個地方;人只要平平安安、簡簡單單的生活,就是美好與幸福!

相關文章:醫院與法院

2014.7.22  Tues.
學術如流水
一位好友近年科技部研究計劃案屢遭封殺,他百思不解,我也相當替他打抱不平!

朋友和我一樣,每次計劃都只申請小額補助,跟大型研究計劃案相較,實微不足道。但這樣含蓄、低調的態度,審查人仍百般刁難,盡在雞蛋裡挑骨頭,不去欣賞研究可能的新意和創意,不友善也不公平,讓人對學術現實頗感失望。

類似經歷我也常有,例如期刊論文投稿,回送的審查意見給人自取其辱之感。只能說學術界之「文人相輕」,可謂古今皆然!所謂的客觀、公正的匿名審查,只不過是主觀、獨斷的黑箱作業。

朋友樂於與人為善,因此他擔任審查時,都是肯定多於否定,希望學界能多一點正向良性的循環。但可惜的,他如此對人,別人未必同等相待,只能感嘆人情冷暖若此!

家人、小孩是本,學術的一切如流水,只要妻小足以溫飽,不虞匱乏,所有的利害得失就置之度外──這是我和朋友最後的共識!

2014.7.21  Mon.
心的主人
這幾天為出國的事忙碌,擾亂原本平靜的生活。雖然到國外走走的感覺令人雀躍,但想到該讀的書未讀、要寫的文章未寫,心中不免掛礙,我還是喜歡一個人獨自閱讀、沉思的充實感。這樣自修的生活雖然單調、千篇一律,但平穩的步調和規律的節奏,讓我不用為太多的未知擔憂操心。

雖然說「讀萬卷書,行萬里路」,但《老子》亦言:「不出戶,知天下」、「其出彌遠,其知彌少」,意味著秀才不出門能知天下事(網路發達的時代更是如此),有時跑得愈遠,向外攀緣攀求愈多,反而愈是一種迷失。

但人也不能閉門造車,或當學習「動中禪」,去看看外面世界,在紛擾奔波的生活中猶能做心的主人。

2014. 7.20 Sun.
奧坎剃刀
在柏拉圖(Plato)哲學影響下的西方文化傳統中,這世界不是唯一的,此世之外亦有一不可知、不可見的他方世界,稱作為理型界、觀念界(ideal world)等,作為此世形式架構的藍圖。

中世紀一哲學家叫奧坎,提出思維經濟原則,表示:「除非必要,存在不需增多」,主張砍除任何抽象暨虛設想像,而以經驗可檢證的範圍為考量重點;或者說,經驗範圍內的事物都窮究不盡、探討不完,何又須徒增因擾,在虛無飄渺間平白打轉──這就是哲學史上著名的「奧坎剃刀」(Occam's Razor)

這樣的「奧坎剃刀」,近來也被應用在宗教的批判或反思上,如依著此思維經濟原則,任何額外理論預設與詮解模型,都應當避免,如佛教從六識說到八識乃至九識說,都是違反此原則。換言之,六識都不容易說清楚、講明白,又何況是八識、九識?

此外,「佛教自然化」(Buddhism Naturalized)的聲浪亦是一例,而可說是「奧坎剃刀」的運用;即在佛教世界觀的論述中,剃除任何虛玄神秘之事,不談神說鬼。然而,此利刃既可救人亦可傷人,如何在宗教領域裡善用此「剃刀」,乃是我們值得注意的。

2014. 7.19 Sat.
道德的喜悅
佛教認為,人之所以為惡,起因於內心的無明,而在無明推動下,為惡的人是不可能快樂的;即便有快樂,也是很短暫,反必須付出更大的代價。

傷天害理之事常因人的心思浮亂,靜不下來,而致有惡業。相對的,常把道德放在心裡,以正直良善自我期許,即便外在得利不如於人,但內在的心安理得,俯仰無愧,更能使一個人喜樂。

「道德是幸福的必要條件」,誠哉斯言!整個中國哲學想要表達的就是「道德」二字,而其中「良知」又是道德的必要條件;關於這點我日後將多花些時間思考及論述。

2014.7.18  Fri.
慈濟小牛
這幾年透過大愛台報導,知道有一個慈濟男孩「小牛」,現僅十二歲,早在六歲時就「佛性」顯露,知道要護生茹素;多年來也一直聆聽證嚴法師開示,知道「為佛教,為眾生」,常保清淨心、精進心等等,把上人所說的法牢牢記在心底,也常在慈濟公開場合向眾人宣說學佛心得,深得證嚴法師護念喜愛,上人甚至「授記」他是未來慈濟志業的「執行長」,好好地栽培他!

看了這小朋友的儀態談吐,心緒穩定、態度謙和,可感覺是過去修行人乘願再來,獨具善根慧根;而他的虔誠專注,也讓大人汗顏,乃至生起學習效法之心。如《六祖壇經》說:人雖有南北之分,但佛性本無南北;同樣的,人雖有老少之別,但福慧資糧的累積不分老少,即便是小朋友,只要他能保有單純、善良、質樸、認真等特質,就是大人所應學習的。

我們也祝福「小牛」,永保初心並發長遠心,「小時了了,大時亦了」,承擔慈濟志業的發展,傳承和創新!



2014.7.17  Thurs.
燈燈相續
台灣佛教號稱有四大山頭,分別是佛光山、法鼓山、中台山和慈濟功德會。隨著創辦人年紀漸長,甚而凋零,百年後的發展會是如何,任誰也難以預料。

但其中有兩個關鍵,我想大家都會認為很重要的:第一是人才的培養,特別是「僧才」部份,只要有人才的薪火相傳,智慧之燈才會持續發亮,永不滅熄。第二是制度的建立,一如佛陀入滅時要弟子們「以戒為師」、「以法為師」,畢竟人事多變,唯有制度規範才是客觀憑藉,使能走得長遠、走得穩健。

未來四大山頭的發展,有賴於主事者的長遠洞見;若在世時多強化這兩點,才足以立下百年乃至千年大業的根基,而不至於泡沫化。

2014.7.16  Wed.
世界和平
馬航今年流年不利,三個多月前一架飛機離奇失蹤,昨天又一架馬航MH17班機遭烏克蘭叛軍擊落,機上乘客近三百人無一倖免,全數罹難,實令人不勝唏噓!

孔子說:「亂邦不入,危邦不居」,現在航空界多一條「危亂領空不飛」,以免類似情況發生。

此外,近來中東情勢緊張,以巴衝突升溫,雙方都宣稱「血債血還」,最後結果都是「血上加血」,可憐的平民老百姓,長久生活在仇恨和恐懼之中。

什麼時候這世界的和平安樂才會到來呢?我對這些身處水深火熱的民眾默哀與祝禱!

2014.7.15  Tues.
小孩是公共資產
曾有不孕症的夫妻向證嚴法師訴苦,上人回應說:「不一定要親生的才是自己的孩子。」──上人這話不只體現慈悲的大愛,而且有著智慧的洞見。

誠然,小孩子不應該是屬於某個特定個人或家庭,而卻應是公共資產;每個成年人都應負起保護和責任,而不單只是父母。

小孩子懵懂無知,初到在這世界上,沒有做任何錯事,不該承受不屬於他的苦難。一旦小孩受苦,那一定是大人的問題,他們的苦痛是無知的大人加諸他們身上。

小孩在苦痛中成長,心理的扭曲導致行為的偏差,走上極端、走上絕路將可預見,此時不只父母有錯、老師有錯,整個社會也都有錯。

「窮不能窮教育,苦不能苦孩子」,一個國家進步與否,表現在對教育的投資,以及小孩的照顧和保護上。

2014.7.14  Mon.
雖敗猶榮
阿根廷足球隊在延長賽終場結束前七分鐘,以10落敗輸給了德國隊,取得世足賽亞軍;儘管覺得有些可惜,球運不那麼好,但雖敗猶榮,至少大家都盡了全力。

特別是德國隊幾可說是挾著整個國家資源,來傾力支助球隊,包括賽前在巴西蓋選手村移地訓練,讓足球員提早適應南美洲的氣候環境;此外比賽當天德國總理親臨現場觀戰,不只鼓舞軍心士氣,亦顯示整體球隊背後有政府在撐腰。

阿根廷奮戰到最後以一分之差,讓德國險勝,而未像巴西慘敗,已算是某種形式的勝利。只待四年後的世足賽,阿根廷隊重整旗鼓,再展雄風!

2014.7.13  Sun.
內人內觀
內人打了「禪十」天今天終於回來,整個人看上去氣色好很多,感覺上修煉、休養得不錯。她跟我分享這十天的點滴,可感受到她的法喜和充實。

現代人生活充滿忙碌,而忙碌就佛教來說,有時也是一種貪求,希望多還要更多,所以不免忙碌起來。但其中多少事至關緊要,恐難說得上來,而多半是種「瞎忙」!人在維持、滿足身體需求後,就應該把大多數的心力放在精神和思想層次。

十天的內觀禪修,讓庸碌的一切停止歸零,重整(reset)思緒和方向,以做下一旅程的規劃,而不當無頭蒼蠅!我也願護持內人繼續保有內觀的生活習慣……

2014.7.12  Sat.

中暑
昨天不知怎麼了,晚上睡覺翻來覆去難以入眠,身體覺得又熱又重,頭又有點暈,就這樣半夢半醒到了早上。

原以為是發燒感冒,但卻發現身體沒有相關病菌反應。有人告知我是中暑,我半信半疑,一直到下午受不了了,就上網查一下中暑症狀以及如何消解,許多資訊一致表示「刮痧」是最有效的方法。

因太太去「內觀」十天,只剩我一個人,我試著用「拔罐」方式自己處理,結果發現頭、頸、肩都出痧,顏色頗深,而且頓覺身體輕了許多。但背部很多地方我一個人碰不到,打電話請詒任來幫忙,詒任一口答應,說他也很有經驗,買了舒跑、椰子水等消暑飲料,亦頗貼心的做了按摩、刮痧和拔罐,果然整個身體狀況幾近恢復。

可見民俗療法還是有他很好功效,像中暑這種問題送到一般的醫院和診所急診,恐未必能如此立竿見影。

這次的中暑又讓我再一次見證到我們傳統裡老祖宗的智慧!
(林建德2014. 7.29貼於伊斯坦堡旅次)



2014年7月11日 星期五

每日極短篇12

2014.7.11  Fri.
瘋世足

這陣子跟著足球迷們「瘋世足」,關注世界盃足球賽的點滴,特別是隨著阿根廷進入四強,令我更顯關心,昨天早上五點多一起床就是打開電視掌握賽情;而下週要和德國爭奪冠軍,我亦份外亢奮!

由於台灣不重視踢足球,所以過去世足賽我都不甚注意,總覺得事不關己。直到前年我成了「阿根廷女婿」,我也算「入境隨俗」地成為阿根廷隊的球迷。

真正看了比賽,也深刻感染到球迷的慷慨激昂,熱血沸騰,如地主國巴西被德國七比一殘酷痛宰,足球王國顏面掃地,巴西球迷的失落、傷感和哀痛,自是不言而喻,甚而將輸球當日訂為「國恥日」;聽說還發生街頭暴動,多台公車被焚燬。

雖然現在媒體報導都看好德國隊,但我還是祝願七月十四號阿根廷「探戈軍團」對上德國「日耳曼坦克」能旗開得勝,英勇奪冠!

梅西(Messi)加油!阿根廷隊加油……

Ps.看到巴西隊輸球落寞、憤怒的神情,內心頗覺不捨;不過人生就是如此,有勝有負,只要記取教訓,下次捲土再來、重拾光榮,應該就是所謂的「運動家精神」之一!


  

圖片取自Yahoo奇摩2014 巴西世足賽特輯 

2014.7.10  Thurs

理性與靈性

四月下旬參加動保國際會議,有機會和泰國佛教界、社運界領袖Sulak Sivaraksa先生談話,八十多歲長者,談起話來仍氣力十足,不愧是搞革命出身的。

Sulak先生向我提到學者的理性(rationality)思辨很強,但卻缺少靈性(spirituality)層面的關懷。他說的這點,這幾年來我也感受頗深。的確,學者擅長理性分析,但在實踐力行上卻是欠缺的,正如西方諺語所言:「知是一回事,做是一回事」。

學者知識雖然多,但不代表道德高、世俗味低,或許只是較容易看破想通,但到節骨眼時不代表放得下。相對的,宗教界、慈善界人士道理未必懂得太深,但他們卻做得很用心、做得很徹底。

古來「為學」和「為道」有所分際,傳統經典的教導都是以「道業」為考量而未必是「學業」,如此生命關懷的高度才能提昇和拓遠。所以與其當個「學者」,不如做個「求道者」!

2014.7.8-9



2014.7.7 Mon.

2014.7.5-6


2014.7.4  Fri. 

2014.7.2-3



2014.7.1 Tues.
放個長假

內人在慈濟醫院工作到六月底告一段落,醫院裡忙碌的工作,讓她這幾年身體都難以好好調養,從七月到九月中旬可以好好的放個長假。

利用這段空檔,她報名參加了十天的內觀禪修,明天是第一天,一直到十三號結束。我本應陪她去的,但還有「稿債」未清,因此一個人獨留花蓮寫論文。

除了參加禪修外,我們七月下旬到九月中旬之間都待在海外。內人已經三年沒有回阿根廷了,自結婚以來,我也還沒真正陪太太「回娘家」,因此我也很期待到她成長、求學的家鄉走走看看!

在往布宜諾斯艾利斯的途中,必須轉機兩次,我們也會藉轉機之際停留香港及伊斯坦堡,在這五十多天的時間裡好好放鬆、好好學習,並感受不同城市的活力和氣息。

2014.6.30  Mon.
做自己的第一名

從小到大、各行各業一直都在排名,從成績高低、學校優劣、就業好壞、待遇厚薄、財富多寡等等,諸多項目的競逐比較,但是人生真正的勝負輸贏,又豈是由這些來決定的呢?

例如前陣子教育部升學制度的規劃不見完善,引來學生家長抗議責罵,讓自己小孩蒙受其害,彷彿孩子的一生都將因錯誤政策而毀掉。

但事實上,人生絕不會因為一場考試、一個比賽等,而註定命運的飛黃騰達或窮愁潦倒。如我小時候幾乎沒考過第一名,在高中聯考時也近於落榜,不得已選了五專,然「小時不了,大未必差」,現在還不是過得好好的?家長們愛子心切固然可以理解,但也不需操之過急,無形中給小孩不必要的壓力和功利取向的人生態度。

生命會自己找到出路!以後我的小孩只要他/她快樂的學習和成長,不計較成績名次,而多培養「利他」的情懷,進而引導其思考生命中深刻的價值問題,永遠做自己的第一名!

2014.6.29  Sun.
良禽擇良木而棲

一個學界後輩正就讀博士班,他已把課程全都修畢,最近思考論文指導教授的選定,頗覺得左右為難,因而找我一談。

一般都是以研究的專業領域來找指導教授,例如儒學研究就是找儒學專長的老師,而如果有兩位以上,就看何人更有助於研究主題,以及之間互動的順暢與否。當然指導教授資歷、研究成果、學界風評或聲望等,都應是考量的因素或面向。

其中有一點,我特別對他說,指導教授的人品道德也該列入考慮;如果指導教授具有使命感、理想性和人文或社會關懷的性情傾向,「良禽擇良木而棲」,我覺得從學於下會是幸福的。而即便學術觀點不同,但仍值得我們的尊敬和追隨。

這位晚輩聽到我講這點也深表認同!誠然,學者言教之外的身教,是更說服力和感召力的。

2014.6.28  Sat.
學術競爭力

正式教書七年以來,我對同學的要求一直不高,主要是我們宗教所的同學大多是來充實新知,增廣見聞,而較少是為了精進學術而來。如此,「因材施教」,太嚴厲的課業要求未必恰當。

然而,若有同學表明要以學術為日後發展方向,以此為就業考量,那就另當別論;特別是現在學術市場考驗嚴峻,老師若客客氣氣、太過寬鬆,將使得研究生的基礎和訓練薄弱,未來反而是多製造一個「流浪博士」而已。

「教不嚴,師之惰」、「嚴師出高徒」,意皆在此。與其讓同學日後在學術場合被修理乃至羞辱,倒不如先關起門來好好調教、鞭策一番,待他們正式進入學術界後,將會了解為人師的用心良苦!

2014.6.27  Fri.
零食戒

小時候我就喜歡吃零食,直到現在吃完飯後,都習慣吃些餅乾等;有時正餐已吃得算飽,但因貪吃零食而變得過撐,讓自己很不舒服。

這些零食的營養價值不多,有些還算是垃圾食品(如洋芋片),但我就是愛吃,這是從小養成的壞習慣,一時要改恐不容易。

但最近我向內人表示,家裡以後不要存放零食,我要受持「零食戒」,從今天起避吃零食,吃了就算犯戒要悔過。

「零食戒」這個構想是來自惠敏法師「刷牙戒」的啟發,即他養成進食後就刷牙的習慣,而且一旦刷牙就不再亂吃東西,隨時保持口腔清爽的感受,而成為清淨梵行的一部份。

 2014.6.26  Thurs.
將身比身

「漸凍人」身體有感覺卻無法動作。最近睡覺時,我也「將身比身」,觀想身為漸凍人的感受,想動時告訴自己一動也不能動,讓自己體會那是什麼樣的滋味。
  
如此的觀想,我稱之為「漸凍睡覺法」,果然心很快的靜下來而容易入睡。或者,這也可以是修行的方法之一,如應用在打坐時,讓自己透過軀體的行動限制,讓心隨之安住安定下來,因而亦可名之為「漸凍禪修法」。

 2014.6.25  Wed.
主體性

前陣子故宮國寶於日本出展,因是否掛名「國立」之名而沸沸揚揚,其中涉及到中華民國(台灣)的國格等尊嚴問題。

博物宮間交流要加上「國立」二字,因為要確定是國與國的交流,但其它單位就未必如此。如台灣大學和東京大學兩校交流,就未必要再加上「國立」二字,加了甚而有多此一舉之感。或者,若加上「國立」二字是為了炫耀,那更大可不必了。

我們「慈濟大學」在校門所示為「佛教慈濟大學」,此外「慈濟基金會」、「慈濟醫院」等,前面亦都冠上「佛教」二字。當初向內政部登記時,有人勸證嚴法師拿掉「佛教」二字,純粹做一個慈善組織,但證嚴法師婉拒而堅持把「佛教」擺在前頭,她曾說:「佛教是慈濟的靈魂標誌!」

上人對「佛教」兩個字的堅持令我感佩,而這也是我覺得在慈濟大學教書迥異於其它大學之處,因「佛教」二字感到別具意義。也因此,當初剛進慈濟大學做名片時,我要求名片抬頭的全名是「佛教慈濟大學」,所以我的名片和慈濟大學的教職員工都不一樣。

(林建德2014. 7.11於花蓮歇心居)